乡村小说网LOGO
农家小媳妇 极品太子爷 妙手小村医 妙手回春 美妙人妻 吹灯耕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375 不知不觉

37不知不觉

  一行三人就策马到了锦绣酒楼前,门内的掌柜的一瞧就连忙的迎出来,让一旁伶俐的伙计牵了马,掌柜的恭敬的问道:"东家,还是老地方吗?”不跳字。(.棉花糖)

  司徒瑾点点头,璞玉还眨巴了两下眼睛被司徒瑾抱着,悄声的在司徒瑾跟前说了句话,司徒瑾听了之后大笑了起来,斜着眼睛看向一旁的公孙珩,这样子不雅的动作在旁人做来或许惹人厌恶,却是在司徒瑾做起来多了几分邪魅,公孙珩冷哼了一声撇过视线去。

  几个人上了楼,倒是司徒瑾的惯用的雅间,已经有伙计在一旁候着,点了四冷四热八只盘子,四热是百合虾仁、冰糖肘子、炖鸡蛋和面筋豆腐,四冷是金针鸡丝、胭脂鹅脯、椒油莼菜酱和鸳鸯薄乳,配的绿畦香稻粳米饭,并有一碗火腿鲜笋汤和红枣粳米粥。

  “嗯?二表弟要不要喝两杯?”也不等公孙珩说话,就让伙计上了两坛上好的花雕,还特意的嘱托了伙计上了一瓶酒楼里不外卖的果酒。璞玉笑眯眯的弯了眉眼,一副果然是舅舅懂他的小模样儿。司徒瑾捏了捏他粉嘟嘟的脸颊,宠溺道:"你小子,上次吃饭的时候还见到你缠着你母亲喝了小半瓶的果子酒,如今倒还是嘴馋了起来。小心回头舅舅告诉你母亲。”只见他嘴里说着责怪,话里到没什么,倒是宠溺和纵容的意味十足。

  璞玉晃荡了两下小短腿儿,嘿嘿的笑了笑,听了司徒瑾的话皱了皱鼻头,“我就跟娘说是舅舅诱拐我喝的,我可是听话的好孩子哩你说是不是啊,二表舅?”

  公孙珩无语,这就是躺着也中枪啊,他们舅甥俩说闹管他这个外人什么事儿啊“不是说来喝茶的么?”说完这句话公孙珩都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这都是什么事啊他怎么每次遇到了这司徒瑾就找不到逻辑。()

  司徒瑾笑的意味不明,差使伙计上了茶,茶博士上来泡出来的茶香满室。司徒瑾推了一杯茶到公孙珩跟前,笑道:"尝尝,上品碧螺春,轻易不招待外人的。也是,二表弟也算不上什么外人,咱们如今也该多走动才是。”

  公孙珩一噎,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璞玉不大喝茶,就提前上了些他爱吃的点心来,自个眯着眼睛吃的也香甜。公孙珩看着他,粉雕玉琢的不说话的时候还真是挺有灵气的一个小孩儿,想着便是从腰上拽下来他的那枚拳头大小的上上等羊脂玉玉佩递到璞玉手边,“如此的话,这玉佩就算是见面礼了。”

  璞玉拿过搁在一边的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点心屑,欢喜的接过来那拳头大小的羊脂玉佩,裂开嘴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来,“谢谢二舅舅~~”瞧瞧这会儿称呼都从二表舅变成了二舅舅了,尔后欢欢喜喜的把玉佩塞到荷包里,鼓捣了一阵从荷包里拿出来一个小袋儿来,其实就是唐安卿做的糖山楂,平时也就给两个小的和包子当零嘴的。这会儿璞玉把小袋儿凑到公孙珩跟前,“二舅舅吃不?我娘亲自做的呢,轻易不给外人吃哩…”

  瞧这话说的,公孙珩也觉得这小孩儿品行什么都还是挺好的,可不像某人……

  司徒瑾抿了一口茶,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转念问道:"姨母身体可还好?听妹妹说她去拜访的时候,姨母不知何故晕倒了,这些日子忙的紧没去瞧瞧。”

  公孙珩挑了一颗糖山楂塞到嘴里,酸酸甜甜的倒也是好吃,一时没注意多吃了几颗,听司徒瑾问起来,便道:"母亲如今身体已经大好了,多谢司徒的关心了。[棉花糖]”

  璞玉哦了一声,嘻嘻道:"上次娘带我去的时候,碰到一个好慈祥的老奶奶,还给我点心吃呢。老奶奶还说二舅舅小时候也跟我一样长的好看,就跟那菩萨坐下的金童似的呢。其实人家也没有那么好啦…”

  司徒瑾拿过扇子轻轻的敲了敲璞玉的脑袋,佯装轻斥道:"夸你两句屁股都翘到天上去了,老太太是夸奖你二舅舅小时候生的好呢,连带着夸了你一句而已,知道了吗?”

  璞玉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哼唧了两声爬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娘说了要戒骄戒躁,我都记得呢。我这不是也顺嘴夸了二舅舅嘛,娘说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舅舅你就应该夸奖我才对。”

  公孙珩被他这童言童语逗乐了,这会儿却才发现原来璞玉递过来的小袋子里的糖山楂被他不知不觉吃完了,弄得面上好不尴尬。

  璞玉嘻嘻的说道:"娘知道肯定很高兴,我和弟弟还有包子都很喜欢吃的,就是小舅舅也很喜欢。回头我跟娘说再给二舅舅拿来吃,不过那时候可不能白给哦。”

  这时候饭菜也端上来了,公孙珩在司徒瑾打趣的目光下恨不得一拳头打在司徒瑾的俊脸上。

  席间,公孙珩看司徒瑾给璞玉夹菜也很熟练,又想到一事便问道:"之前见公孙带着璞玉从哪儿来?”

  司徒瑾加了一筷子菜,优雅的嚼了,“带着我家外甥去拜师了。”

  “可是当朝大儒季昀季老么?”公孙珩道。

  司徒瑾点点头,公孙珩看向吃蛋吃的欢快的璞玉,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来,“近几年季老再不曾收学生,没想到璞玉能被季老看重,以后定是前途无量,说不定还能成了一代才子呢。”

  司徒瑾想到之前自家外甥的志向,笑了出来,指了指自家外甥,“你倒是眼拙的,看不出来我这外甥的爱好么?我可还等着他继承我那产业呢,不过才子也是可以成的,不是我这做舅舅的自夸,便是我当年也不曾有璞玉这么好的天赋。不然老师也不会收他做了学生?”

  “老师?”公孙珩惊讶的反问道。

  司徒瑾挑了挑眉,轻描淡写道:"我没说过么,我当年也是师从季昀门下的,只半途断了而已。”

  没说过……不过这也让公孙珩惊讶的了,也不曾料想从商路的司徒瑾也是季昀季大才子的学生。也是,若是旁人不说,见到了司徒瑾便是会认为这是一翩翩才子,断然是不会想到他却是一满身铜臭的商人哩,真是人不可貌相呐其实说起来,公孙珩倒是经常听到司徒瑾的名字,虽说他未曾为官,却是掌舵着偌大的商业,若是没猜错的话旁人都认为这司徒瑾便是这历朝首富了。而且皇上姑父对司徒瑾的评价也很高,常说司徒相爷家的嫡子不为官,历朝的损失呐。他还未曾听皇上如此夸奖过谁,除了司徒相爷之外。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一顿饭下来,公孙珩吃的颇有些心不在焉。璞玉捧着果酒喝,在家的时候若是能喝到果酒唐安卿也不会让他多喝些,上次喝到小半瓶还是趁着唐安卿不注意的时候灌进去的,如今他有满满的一瓶,虽然是觉得没有娘酿出来的果子酒好喝,一般一般啦,还是小口小口的喝了小半瓶。

  打了个饱嗝,璞玉脸色酡红的趴到桌子上,司徒瑾弹了弹他的额头,把他抱过来放到腿上来,“你这小东西,不能喝吧?不少字这果子酒可跟你母亲酿的不一样,回去看你怎么跟你母亲交代?”

  怎么听出来幸灾乐祸的意味?公孙珩虽这么想着,但是看着司徒瑾这么温柔的样子,倒是有些羡慕璞玉了,小家伙有个很好的舅舅呢。

  “二表弟,嗯?怎么觉得还是有些生疏了,你可有字?”司徒瑾搂了搂喝醉的小孩儿,问道。

  “有的,是皇上赐的字,叫珩之。”公孙珩颇为觉得怎么这关系拉的也太近了些,只不过也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好据实告之。

  “那为兄就称呼你珩之了。”司徒瑾挑起酒杯喝了杯上好的花雕,声音含笑说道。

  饭毕,司徒瑾朝着公孙珩点头,“珩之带我向老太太、国公还有我那姨母问个好罢,若是何时有空闲了我再上门拜访。”

  公孙珩自然是不愚蠢的,听得出来司徒瑾话里的对他**的不屑。就是那日司徒瑾来拜访之时,他那三弟没去接待;还有第二日璞玉母亲过来拜访的时候,他那母亲不但是那日去还愿来迟了一个时辰,还贬低了司徒瑾,也就再正房里说了几句体己的话就晕了过去,如此旁人不觉得怠慢了才怪。就是之前司徒瑾话间还有些嘲讽之意,公孙珩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嘲讽来,便是跨马而去回忠勇公府了。

  唐白宇从司徒瑾怀里接过已经发出细细鼾声的璞玉来,闻了闻看向司徒瑾,质问之意很明显。司徒瑾不在意的笑了笑,“拜师成功了,难得的高兴些,便是喝些酒庆祝了一番。如此我便不进去了,回见了。”便是在唐安卿出来之前就策马离去了。

  唐安卿出来拧了拧璞玉的酡红的脸蛋儿,“这小孩儿,还真是欠调|教。”便是吩咐让厨房煮了几个鸡蛋过来。

  璞玉睡了好几个时辰,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了,等待的他的就是几个煮熟的鸡蛋还有一个碟子和一面墙……

  37不知不觉

  37不知不觉是,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375 不知不觉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