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农家小媳妇 极品太子爷 妙手小村医 妙手回春 美妙人妻 吹灯耕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三百八十章寻证问据

“好,再给我两分钟时间!”罗宝蓓答应一声,然后低声对林昊:“你别多想了,胡警官不会有问题的,他只是比我更古板,更正直罢了,他不允许任何人见你,也不允许保释,我来见你,也是求着这伙计偷偷带我来的。我得马上走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林昊:“李家那边怎么样?”
  罗宝蓓:“李家派了好几拨人保释你,可是你杀人的证据充足,胡警官态度十分强,哪怕李家请来了二十名太平绅士联名担保,保释金又加到一千万,他也没有同意。”
  林昊叹气:“也算他们李家有心了!”
  罗宝蓓:“不过很奇怪,除了李家之外,何家竟然也派人来了,这些天一直在为你的事奔走活。”
  林昊问:“何家?”
  罗宝蓓:“就是奥省的何家。”
  林昊恍然明白过来,这应该是何心欣的缘故,疑的问:“我确实认识何家的人,可他们怎么会知的呢?”
  罗宝蓓:“现在谁不知你的事呢?你当天被抓来,当晚就上了新闻,第二天就上了报纸头条!”
  林昊想起了那天自己被抓来的时候,李家别墅外面那些媒记者,不由苦笑:“这个赵伏,做事可真够周全的。”
  罗宝蓓:“好了,我得走了,这个案子,胡警官是决心要办成铁案的,就算我从O记那边想办,也未能转过去,所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毕竟你说的事儿,完全没有证据。另外,你要求见律师了没有?”
  林昊愣了愣,问:“可以要求的吗?”
  罗宝蓓翻起白眼,“当然可以。”
  林昊:“可是我没有律师!”
  罗宝蓓没好气的:“你怎么没有,那个郭健康不就是吗?”
  林昊:“呃?”
  罗宝蓓:“上一次他来保释你的时候,就成为你的委托律师了。”
  林昊仍是一脸糊的表,“是吗?”
  罗宝蓓:“从第一次审讯开始,你就有权要求见律师,可如果你不要求,胡警官是绝对不会主让你见的。但会在案子正式开始走司程序的时候,提醒你这个权力。如果你没有自己的律师,那就会有一个公派援助律师给你。”
  林昊忙:“哦,那一会儿我马上要求。”
  罗宝蓓临出去前又:“我会让伙计尽可能的照顾你!你最好给我老实安份点,别再生什么事。”
  “我已经这样了,还能生什么事呢!”林昊苦笑,在罗宝蓓出门的时候,唤了一声:“阿!”
  罗宝蓓回过头来,“说!”
  “谢谢你!”林昊认真又诚恳的:“我以前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说你大了。”
  罗宝蓓:“……”
  林昊扬起手:“不信我可以发誓!”
  罗宝蓓没好气的横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牢房的门重新被锁上,周围又陷入一片黑寂,平静了好几天的林昊突然很想出去,因为只要出去,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自己清白的证据,只是现在这个样子,想出去谈何容易呢?
  如果出不去,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
  “喂,姐夫,我女儿有消息了吗?”
  “暂时还没有头绪!”
  “呜呜~~”
  “你先别哭。”
  “那她会不会已经被人……呜呜~~”
  “现在才来哭,你不觉得太晚一点吗?一天到晚就知打将,连自己的女儿都不好好看着,你这个是怎么当的?”
  “我……呜呜……”
  “再哭我就挂电话了!”
  “别,姐夫,你别挂,我不哭了!”
  “至今仍没有绑匪给你打电话吗?”
  “没有!什么电话都没有!”
  “那丧事呢?办得怎么样了?”
  “已经办好了,可是他死得太惨了,姐夫,你一定要替他做主,还他一个公!”
  “我替他做主?他糟蹋了那么多良家妇女,死一百次都不足惜!还他公?哼,他有什么公。”
  “可……他毕竟是被别人谋害了!”
  “你放心吧,凶手已经抓到了,虽然死不认账,但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是他的。他抵赖不了的。我也绝对会禀公办理,将他绳之以。”
  “呜呜……”
  “节哀顺便吧!反正你跟金来福早就没有了夫感觉,他活着和他死了,对你并有什么区别。不过你那子,确实该收收了,一天到晚的打将,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
  “姐夫,我知了!我会改的。”
  “至于你的人安全,不需要担心,现在派去保护你的,都是我们警署手最好的伙计。”
  “嗯嗯!”
  “好了,我还有事要理,先这样吧!一会儿我让你姐过去陪陪你。”
  “……”
  放下电话,胡高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嫌贫富从来不是他的习惯,但是他讨厌有这样的亲戚,不是刚才打电话来哭哭啼啼的女人,而是她那个死鬼老公——金来福!
  是的,虽然他极不愿意承认,可金来福却是他的连襟,是他小子的老公。
  不过,一般人也不知胡高与臭名昭著的金来福有这层关系,因为胡高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起过,不为别的,仅仅因为没脸去跟别人说。
  正在他有些走神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胡高清了清嗓子:“。”
  副手走了来,低声:“头儿,林昊要求见他的律师。”
  胡高皱起了眉头,没有立即拒绝,因为嫌疑是有权力见律师的,原本林昊不提出来,他就假装不知的。但他也没有立即答应,因为他虽然无权阻止林昊与律师会见,并且需要及时的行安排,但这个及时是有时间限制的,那就是四十八小时以内。微微沉一下后:“好,我知了!”
  副手忍不住问:“头儿,那咱们是让他见还是不让他见呢?”
  胡高:“让他见,这是他应有的权力!”
  副手:“可是那些律师很烦的!他们一来,咱们办案的难度就增加了!”
  胡高摆摆手,问:“案子需要多久才移送庭!”
  副手:“用不了几天了!”
  胡高:“那咱们就四十七个小时以后通知他的律师吧!”
  副手愣了一下,然后连连点头,这主意无疑是高明的,既不违反规定,又给案件侦查争取了时间。“头儿,另外还有一件事。”
  胡高:“什么事?”
  副手:“O记那边,想要接手这个案子!”
  胡高的脸刷地沉了下来,“为什么?”
  副手:“他们说这案子与黑帮有关!”
  胡高:“证据呢?”
  “没有!”副手摇头:“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没有来正式来调令,只是想跟我们商量。”
  “案子我已经办到了这个程度,他们竟然想来抢功?吃相也太难看了吧!”胡高冷哼:“你告诉他们,没得商量!”
  副手点头:“明白!”
  放下这事不谈后,胡高又问:“金来福的女儿有下落了吗?”
  副手摇头,“没有!”
  胡高再问:“线索呢?”
  副手又摇头,“也没有!”
  胡高的脸又沉了下来,声:“什么都没有,你还这么悠闲?还不赶组织人手,马不停蹄的给我找线索,给我把人找出来。”
  副手忙答应一声,然后赶出去吩咐工作。
  --------------
  当夜,罗宝蓓又一次通过关系,偷偷的出现在林昊的牢房里。
  看着她愁眉惨雾的面容,林昊摇头叹气:“看你这样的表,想必不是什么好消息。”
  罗宝蓓掏出了自己那盒女仕烟,可是看了看后,又收了起来,因为烟盒里已经没有烟了,叹气:“确实不是好消息。”
  林昊猜测:“案子移O记的事,了?”
  罗宝蓓点头,“是的,我们没有证据直接证明这件案子与黑帮有关,不能来,只能跟胡警官那边商量,可是他拒绝得十分脆。”
  林昊:“了就了吧,不打!”
  罗宝蓓:“不打?”
  林昊:“我想过了,只要你愿意配合我,我也照样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罗宝蓓:“你怎么证明?”
  林昊:“当然是找到真正的凶手!”
  罗宝蓓冷笑:“你知他是谁吗?”
  林昊摇头:“不知!”
  罗宝蓓:“你知他在哪里吗?”
  林昊又摇头:“不知!”
  罗宝蓓:“你知他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又或是三个人吗?”
  林昊还是摇头,“不知!”
  罗宝蓓:“你什么都不知,怎么找到他?”
  林昊:“先确定他是谁,然后自然就可以找到他。”
  罗宝蓓疑的:“你是说赵伏?”
  林昊摇头:“现在可以无比的肯定,赵伏就是真凶。但这种事,他应该不会自己亲自去做的。”
  罗宝蓓:“那……”
  林昊:“既然这是设计好的局,把我引过去后,凶手应该就潜伏在会所里头,密切关注事态的展,这样况有什么变化的时候才能第一时间掌主。换了我也是一样的。”
  罗宝蓓愕然的:“他一直在会所里面?”
  林昊点头,“我觉得他是在的。另外,昨晚你跟我说那四个疑点的时候,有一点很重要。”
  罗宝蓓:“哪一点?”
  林昊:“金来福提前会所的员工下班,员工走了之后,整个会所只有我,柳思思,还有金来福对吗?”
  罗宝蓓:“对!”
  林昊摇头:“不对!”
  罗宝蓓:“呃?”
  林昊:“还有一个人!”
  罗宝蓓突地一醒,失声:“你是说那个杀手?”
  林昊点头,“如果他不是一直潜伏在暗,不可能那么及时的在会所里杀死金来福!这也能证明我刚刚的推测。”
  罗宝蓓赞同的连连颌首,随后又苦恼的:“可是我们不知他是谁,藏在哪儿?”
  林昊:“咱们可以把他找出来。”
  罗宝蓓:“怎么找?”
  林昊:“从大门外大厅内的监控找。我抱着柳思思离开后的监控虽然没有了,但之前的肯定有吧!”
  “当然有!”罗宝蓓的目光一亮,“金来福要是设局引你坑,肯定要事先安排,而谁都知,你不是笨蛋,相反极为明。所以计划的每一步都必须设计得天衣无缝,这样才不会引起你的怀疑。赵伏这么狡猾的人,自然不会放心将这么重要的事完全给金来福一个人做,他纵然不会自己亲自去,也会派一个信得过又有能力的人去。”
  林昊:“不错!”
  罗宝蓓霍地站起来,“那我现在就去调监控!”
  林昊:“你不是说自己已经调去O记,不能再手这个案子了吗?你这样做,会不会违反纪律!”
  罗宝蓓翻起了白眼:“你觉得是我违反纪律重要,还是还你清白重要?”
  林昊想也不想的:“当然是后者!”
  罗宝蓓白他一眼:“那你就少假惺惺的说这些废话。”
  林昊想了想,很认真的:“阿,这次我唯一可以指望的人,可能就是你了。如果你能还我清白,我一定送你一份大大的功劳!”
  罗宝蓓冷哼:“你这话,我就暂且听着吧!”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三百八十章寻证问据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