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农家小媳妇 极品太子爷 妙手小村医 妙手回春 美妙人妻 吹灯耕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六十二章:意外来客,她是谁?

   赵二郎心里有些忐忑,会是谁这么早的就来敲门,快步走去,便问道:“谁啊?”可是门外却没有人回答,一见这样,心里有些发慌。╔婚后霸宠:天价小妻╗面上却保持着镇定,看了一眼站在厨房门看着自己的芸儿,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打开门就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这不是自己的二姐吗?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门,还好是虚惊一场。

  赵二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看着那妇人紧紧的拉着二郎的手道:“二弟啊,你要帮帮二姐,姐求你了!”

  二郎有些迷糊,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拉着赵竹香的手往家里走,顺便把李芸菲叫出来。“芸儿,这是二姐,你估计没有印象了吧,二姐,这是我媳妇芸儿。”

  赵竹香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妇人,头发乱糟糟,看上去像是遇到什么难事,李芸菲最好奇的是,这妇人是二郎的姐姐没错,为何不去大嫂家找婆婆,而是直接来了自己家。心里存着几分疑问,但是脸上还是挂着微笑,热情的招呼着赵竹香。

  赵竹香坐在板凳上就嘤嘤的哭了起来,“二弟,我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也不会来找你,你姐夫赶牛车不小心撞了人,人家要钱,我没有办法,才厚着脸皮问你们借钱。我听别人说你跟弟妹赚了点,这才……”

  李芸菲看着妇人倒不像说谎,她便忍不住开口问道:“二姐,您别哭。也不瞒姐你说,我们也就是做了点小吃食,也没有赚几个钱,不过您要是真有难处,我们说什么也得帮点。”

  赵二郎一听二姐遇到了这事,心里也为此着急。赵竹香的夫君本就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家里还有个病重的婆婆需要照顾,还好姐夫对二姐一直不错,再者说他们自己家也不富有,所以也就没有反对就把二姐嫁了去,打小这二姐对疼他,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留给他,他心里存着感恩,所以一听这事,就琢磨着帮忙。

  赵竹香心里头倒是十分感激,她夫家那贫困的情况,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们,她不能看着自己的夫君被人拉走报官,这才无奈之下回到娘家,没有想到大嫂非但说不认识自己,说自己是是叫花子,居然撵自己滚,这心里头是一肚子的委屈,无奈之下,又多走了几步路来到了二弟家,她真的是害怕到时候弟妹也像大嫂一般,所以她才没有应声。

  听着李芸菲的话,她感动不知道说什么好,都忍不住想要磕头谢恩。但是被李芸菲拉住了。“二姐,你这是干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别这么客气……”她看着赵竹香,满是同情,心想她估计是连夜赶路来的,都说有钱使得鬼推磨,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想必穷了,借钱都借不到吧,更别提吃顿饱饭,喝口热水了。

  赵竹香的肚子不是时候的叫了起来,尴尬的脸色有些发红。

  “二姐,你坐下跟我们一起吃饭吧!”李芸菲拉着赵竹香坐下,随后又帮忙盛饭,让赵二郎和赵竹香姐弟俩好好的叙叙旧。

  赵竹香看着李芸菲忙碌了,想起身帮忙,但是被赵二郎拉住:“二姐,你把具体的事情给我说说,我们帮你想想办法?二姐夫撞着的是什么人?大概需要多少钱的药钱?”

  赵竹香的眼角上的泪珠忍不住簌簌的多了起来:“二弟,你也知道我婆婆的病一直要买药,你姐夫去集市上买药,不知道怎么的老牛受惊了,不小心冲撞了一个老汉,那老汉的腰扭了,现在要我们出药钱,可是家里哪里还有钱,这事我还不敢告诉婆婆,怕她一着急就去了。”

  “姐,那姐夫呢?要是大娘见姐夫不回来还不是会知道吗?到时候怎么办?”赵二郎听了他二姐的话忍不住的问道。

  “我跟婆婆说你姐夫这几天上山打猎去了,她不会太过着急的。因为没有钱,你姐夫被人扣留在那了,说要再不给钱,就去送官,这一见官,我们这一家人还怎么活?我倒是不怕,可是还有两个孩子,婆婆的身体……呜呜……”她说着说着,泪水泛滥般落下。

  李芸菲盛饭回来,就看着赵竹香坐在那里哭,一边安慰着她,一边问二郎具体的事情。

  事情的大概了解了之后,也觉得这事确实够无奈的,既然这二姐也不是外人,而且也是像大嫂那种人,她自然要帮。“二姐,你别难过了,等下你吃完饭,我和二郎一起陪你回去一趟,娘那里你要是想去呢,就去。要是怕娘担心呢,就等这事处理好之后再说,您看怎么样?”

  赵竹香拉着李芸菲的手道:“弟妹,谢谢你,娘那边,我不是没有去,而是大嫂她不让我进门,所以我这才会出现在你们家门口。”

  赵二郎火气冒了上来,“二姐,你说大嫂不让你进门,太过分了,我这就去找她理论。”二郎耿直的性子,站起身就打算出门。

  李芸菲快步的走过去拉住了二郎,二郎不耐烦的看了李芸菲一眼:“你拉我干嘛,你没有看姐被欺负了,她作为大嫂怎么可以这样,放开我!”

  赵二郎在火头上,也不听劝,但是被李芸菲拉到了墙角道:“二郎,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咱们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是帮助二姐度过难关,你现在冒冒失失的去找大嫂,只会得到她的一顿臭骂,你还能得到什么?而且这事二姐现在不想让娘知道,怕娘担心受怕,你这样倒好,娘都知道了,这晚上还能睡得好觉?你做事能不能经过大脑好好的想想?”

  赵二郎被她说的低头沉默不说话,他不是生气,只是觉得自己这样做没有错,就是考虑不周,心里看着二姐被欺负,就一肚子的火,所以这才……“婆娘,就这一次,下次不会了,你不知道从小就二姐对我最好,我想报答她,所以……”赵二郎结结巴巴的解释着,拉着李芸菲的手,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火气大了点,李芸菲倒是没有太多的在意,就笑了笑说:“我还不知道你,在气头上的时候,就像那干柴,一点儿就着。好了,好了,咱们也别站在这里说话了,要不然让二姐知道,还以为我们两个人闹别扭呢。走!”

  赵竹香确实有些担忧的看着,她看的出来这弟妹比大嫂好的不能再好了,只是二弟这样弟妹不会生气吧,她知道自己弟弟是为了自己好,只是这事吧她心里难受归难受,但也不想娘这么大的年纪,为自己的事情操心,自从自己嫁了人,娘没少操心,只是这日子,她看着二郎和李芸菲这日子过的那么滋润,羡慕是有的,但是她觉得这家离不开李芸菲的付出。

  她小心翼翼地吃着,这些日子以来,她吃的第一口热饭,不知道为啥这泪水就是想落,刚起身就打算看看他们怎么样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二郎跟弟妹吵架,再说自己这事也是求人家帮忙的,要是造成了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她可是会愧疚的。

  一转身就看着二郎笑嘻嘻的和李芸菲走了过来,嘴里还说道:“二姐,你这是要干啥去?”

  赵竹香看着二人面上没有恼怒,也算是放心了,“没啥,我就怕你犯浑,跟弟妹吵架,我跟你说想弟妹这样的好女人,你可不准欺负她,不然二姐我第一个就不依。”

  李芸菲只是笑笑,觉得这二姐人还真的算不错,想到这里就不由的开口道:“二姐,你太抬举我了。我没有那么好,吃饭吃饭!”

  赵二郎点着头,看着从小疼爱自己的二姐都向着婆娘,心里有些稍微的吃味,闷声的吃着饭,这饭还没有吃完,又听到了敲门声,这大早上的还真是热闹。╔皇上,微臣有喜了╗

  “我去看看!”李芸菲起身向门口走去。

  赵二郎担忧的看着她,本来打算自己去的,但是自己阿姐在,就没有反对。“你快去看看是谁来了?”

  赵竹香看着自己二弟对弟妹真的很好,她有些羡慕道:“二弟,弟妹真的不错,你们最近做什么小买卖?”

  二郎就憨厚的笑着跟自己姐姐聊着家常,嘴角的上的笑容很多,大多都是夸奖李芸菲的,“姐,你说芸儿她是不是很厉害?”他眼里咪咪的笑,但是想着二姐家的事,就慌乱的收回了笑容。“二姐,我想等二姐夫出来,你们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

  赵竹香听着赵二郎的话,她点点头,心想如果这些方子她有了,那么以后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点儿呢?但是她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就略微的提提自己家的日子难过什么的,要是有个能赚钱的法子就好了。

  赵二郎却闭口不说话,他也不知道怎么赚钱,都是李芸菲自己想的,他只是出体力。“二姐,我看你跟二姐夫那么能干,以后啊,日子一定会一天比一天好的!”

  就在他们谈话的这个空,李芸菲打开门,看着门外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就忍不住的叫道:“哥哥、嫂子,你们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也不提前让人稍个信。弄得我们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小菲,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又不是指望来你们家吃饭的,要准备什么?我看最近好多人的稻子都收割了,我怕你家的也收割了,但是没有告诉我们,我们就不请自来了,你不会不欢迎吧?”杜云拉着李芸菲就在门口聊起家常。

  李芸菲心里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哥哥、嫂子,我们进家说,你们吃饭了吗?”她拉着杜云和李强就往家里走去。

  “小菲啊,真得好好的感谢你,上次你教我的做猪杂碎的法子,让咱们家赚了不少钱,娘还念叨着,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回家,她养了好多小鸡仔,等着你去拿呢,本来我们打算给你带来的,可是娘不让,说白了,娘就是想你了,总是念叨着你……”杜云把家里的琐事都给李芸菲说说。

  李芸菲看着杜云嘴角的笑容,心里也觉得舒服了不少,家里的情况,她也心疼,一家人都靠着李云生那点儿束脩,肯定日子难过,现在又多了一笔赚钱的法子,日子也能好过一点儿。“嫂子,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我们一家人,谁跟谁啊。而且还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我也只是教了你,其他的还不是要靠你自己吗?”

  李强看着自己媳妇和妹妹聊着,就忍不住问道:“妹夫呢?怎么这老半天都没有看着他人?”

  李芸菲这才想到家里还有其他人,也就是二郎的二姐赵竹香。“哥,嫂子,他在厨房呢,你们也跟着吃点儿,我猜你们来这么早,八成是没有吃饭就来了。”她觉得有这样为自己着想的家人真好。

  “小菲,你这可是猜错了,我们呀早就吃饱了,我们起的早吃完饭就赶快过来了,还担心你们去田地里不在家呢。还好你们都在……”李强说着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一看厨房里有个女人和二郎聊得正欢,脸色就黑了。心想这妇人是谁?怎么可以……越发的替自己妹妹难受,这日记是怎么过的,忍无可忍的打算发火,就听到二郎站起身道:“大舅哥,你怎么了来了?”

  李强一听这话,就是一肚子火,“怎么我不能来?你想欺负我妹子一个人是不?”

  赵二郎有点儿丈二的和尚摸着头脑道:“大舅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跟芸儿……”话还没有说完,赵竹香就看不下去了,这男人怎么可以这样,怕自己弟弟受欺负就道:“我二弟怎么惹你了?小菲说她在我们家受委屈了?有谁会给她委屈受?我赵竹香第一个不依……”

  这话刚出口,就看到杜云和李芸菲进来,看着大家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就忍不住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这样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李强尴尬的脸颊有些发红,都怪他一时莽撞,还好没有酿成什么大错,“二姐,这是我哥哥和嫂子。哥嫂,这是二姐!”李芸菲帮他们互相介绍着。

  “强哥,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太热了?”杜云看着自己相公脸色通红,担忧的问着,李强忍不住咳嗽了一句,低低的说道:“我很好!”

  李芸菲看着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奇怪,就忍不住问二郎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二郎摇摇头,其实他也不知道刚才大舅哥为啥会那样说,他也正奇怪呢。

  李芸菲又看着赵竹香询问,赵竹香就把事情说了一遍,李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李芸菲似乎明白了什么就说:“二姐,你别往心里去,我哥太疼我了,怕二郎做了什么对不起我,所以才误会了……”

  这话一说开,李强更加尴尬了。“妹夫,姐,刚才是我不好,你们别往心里去,我这给你们赔不是了……”

  赵竹香看着李强,觉得有这么一个好哥哥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可惜自己有哥哥,但是却没有这么维护自己的,想到这里一时间沉默了。

  虽然家里来人了,可是二姐的事情也需要处理,今天还是割不了稻子,不由的皱起眉头。

  “小菲、妹夫,你们有事就先去处理,不过先告诉我们,水田在哪里?我们先帮你们收割了,免得在地里总是担心天气好不好?万一遇到阴雨天就麻烦了。”李强看着这二姐八成是有事找妹妹和妹夫帮忙,但是他们既然来了,也不能闲着吃白饭,自然要去地里帮忙干活。

  “这……”二郎觉得这样不太好,自己居然让客人干活,于理也说不过去,不过确实担心地里的庄稼,可是二姐这事估计也要忙个大上午,也不知道能不能处理完。他看向自己家婆娘,这事还是由她做决定吧。

  李芸菲早就知道这个皮球最后还是要踢回自己这里,就忍不住道:“哥哥,嫂子,这样吧你们上午在家休息,差不多中午我们就能够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四个人一起收割稻子,我看这天也不会下雨,不急的!”

  杜云却不乐意:“小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大老远的来了,自然是想帮你们干活的,你们没有空不要紧,我们先干着……咱们都是一家人,再说这样见外的话,我就生气了!”杜云觉得李芸菲不让自己干活,仿佛就是把他们当成外人,这一点她非常的不满意,这才有些不高兴的说着。

  赵竹香看着李强和杜云,她才发现人家这亲戚真是没得说,想想自己婆家,她记得自己夫君去问大伯借钱,钱虽然借到了,但是没有过三天就让他们还,缓一天都不行,夫君没有办法就只能去他们家做工,想着大伯那一家人,都心寒,为什么自己都遇到事那样的家人……

  她忍不住开口道:“弟妹,你就让他们帮忙吧,我看他们也是专门来帮忙的,要不然也不会来这么早,我家的事情我们现在就去处理吧,等回头我和你们姐夫一起帮你收割,今天说什么也都给收割完!”她并不是一个不知道感恩的女人,只是现在夫君还被人扣押,还不知道会不会受到殴打,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的苦,一想到这里,她就是满肚子的担忧。╔全职炼金师╗

  李芸菲也没有再说什么,就嘱咐李强和杜云夫妇别累着,慢慢的干,看不完等他们回来,中午记得自己做饭吃,要是没有回来的话,李芸菲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

  李强和杜云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小菲,我们都知道了,不会客气的,你们家也就是我们家,我们知道这么做的!”

  李芸菲拿了钱,和他们一起走了出去。不过要是这样走,太费时间了,于是就让赵二郎去看看宋大爷有没有在家,赵竹香纠结的说不要,哪能再让你们花钱雇车,但是她心里又想早点见到自己的夫君,所以很纠结,李芸菲笑了笑说道:“二姐,你就当我们懒不想走路。”

  宋大爷正好在家,一看是赵二郎,就忙拉着他进屋坐,并且给自己的家人介绍。“这就是我常跟你们提起的二郎,上次也是他家媳妇做的好吃的给咱们的。”

  “二郎哥,嫂子来了吗?我正想问问她那个酸梅汤是怎么做的那么好听,我也想跟着学,倒不是想赚钱,就是想有口福能多吃点……”这说话的是宋大爷还未出阁的小女儿宋洁,她对吃的特别感兴趣,就是不知道为啥子做不出来像李芸菲那样好吃,这是她非常纠结的事情,所以听到赵二郎来了,她就迫切的想跟李芸菲认识,让她教自己。

  赵二郎看着年纪在10岁左右的小女孩,那样甜甜的叫他,脸颊不由一红,咳嗽一声道:“你嫂子她来了,在门外呢?”

  宋洁二话都没有说,就跑了出去看着外面站着两个妇人,她不知道哪个是李芸菲,但是却一点儿都不糊羞涩的问道:“敢问两位姐姐,哪个是二郎哥的媳妇?”

  李芸菲看着年纪大约跟小馨一般大的女孩叫着自己,就温柔的应声:“不知道妹妹是不是找我?”

  宋洁一看这个漂亮的妇人答话,就二话不说的拉着李芸菲走,李芸菲的眉头微微一皱,心想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这丫头要带自己去哪里,赵竹香倒是没有说什么,就任由李芸菲和宋洁离开。

  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宋洁才气喘吁吁的放开了李芸菲,李芸菲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了,就任由她拉着自己没有反驳,或许是因为她心里对这个女孩有好感吧,或许她太像小馨了,不管是年龄还是个头。

  “你叫什么名字?拉我到这里有事吗?”李芸菲微微一笑的问着,打算赶快问完好去办正事。

  “嫂子,你让我喘口气行不行?累死我了……”宋洁一屁股坐在地上,洒脱随意不拘小节的性子,倒是合了李芸菲的心意,这丫头,她摇了摇头,倒还真的很喜欢。

  李芸菲也坐了下来,看着那张红扑扑的小脸,忍不住开口道:“知道累,还拉我跑那么远?”声音里倒不是责备,而是一种心疼和发自内心的关心。

  宋洁迟疑的张望着李芸菲道:“嫂子,你真好!”却是从小到大,长辈们都是说她的性子野,没有一点儿女孩子家的样子,她也不管不顾,得到的呢,都是嘲笑、谩骂和挨打,第一次有个陌生人关心自己,她觉得好奇怪,同样也觉得欣慰,她比一般女孩子要成熟许多。

  李芸菲看着眼前的女娃,再次开口:“说吧,拉我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啥事?”

  宋洁把自己心里的话都告诉了她,她看着宋洁,忍不住笑笑道:“这事简单,不过今天不行我还有事,你以后想学什么,就直接去我家找我就成。嫂子我会的都交给你!”有时候人跟人成为朋友,真的无关年龄、家庭背景,只是一场眼缘,也就是一场缘分。

  宋洁满意的点点头,依依不舍的看着李芸菲离开的身影,她不知道今日的结交,对她以后的生活,发生着怎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因为自己喜欢吃食,喜欢做吃食,结交了这么好的一个嫂子。

  李芸菲看着焦急等待的二郎,忍不住回了他一个‘我没事’的眼神。宋大爷歉意的看着李芸菲道:“闺女,都是小洁那死丫头不懂事,耽误你们的事情了,我回头好好教训她。”

  李芸菲一听这话,摆手道:“别,我觉得小洁挺好的,我挺喜欢她的,她喜欢就让她有空找我吧!”

  宋老汉听李芸菲都这么说了,也没有再说什么,知道自己的闺女跟李芸菲在一起保准错不了,而且她和二郎的人品他也清楚。“你们家要是再拿不出给我老爹看病的银子,我就带你见官……”那彪悍的男人看着瘦骨嶙峋的王磊道,这王磊倒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倒霉的孝子,不小心牛车受惊了,撞到了人家老爹,也就是赵竹香的夫君。

  “别,我一定想办法凑钱给你们,求你们不要把我送官,我娘的身体不好,要是我关进去了,我娘、婆娘和孩子怎么办?我求求你们行行好!”王磊内心是愧疚不已,他恨死了自己,要是能够一死了之,他早就一头撞死了,可是竹香、娘和两个娃怎么办?

  他的衣服乱糟糟的,头发也蓬乱不堪,他心里焦急,不知道娘怎么样?要是知道了会有多难受,还有竹香,她一定想着法子借钱,可是家里的这情况,谁还愿意借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内心饱受煎熬。

  那人看着王磊家也却是困难,不是他们想为难,可是老爹这腰医治钱,他们也没有,哎……

  只是一个穿着补丁的粗布麻衣走了进来:“娃他爹,外头来了三个人说是来给咱爹送药钱的……”

  那彪悍的汉子一听自己婆娘的话,忙说:“人在哪呢?怎么不让他们进来?”

  妇人转身出去了,就招呼着赵竹香等人进来。一进门,就看到瘦骨嶙嶙的男人,看上去满脸的愁容,明明只有二十多岁,看上去却显得格外的苍老,皮肤黝黑。“磊哥,你有没有受苦?”赵竹香看着自己的夫君,一下子就扑进了他的怀里,一肚子的担忧终于放心了,但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王磊看着自己怀里的婆娘,觉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竹香?是你吗?”

  这样感人的夫妻相逢,却被那彪悍的汉子打断了。“好了,别唧唧歪歪的,赶快把我老爹的药钱拿来,我老爹还等着看病呢?”

  赵竹香向李芸菲求救,李芸菲淡淡的开口道:“不知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老伯的药费大概需要多少钱?我二姐夫也不是故意的,你也别太为难他,这钱多少我们出,能不能让我们见见老伯?”

  李芸菲倒不是怕这男人故意骗他们,而是想知道那老伯伤的到底有多重。大概需要多少钱,自己给的钱值不值?

  那男人一听不由的讽刺道:“就你?要给我药费?你做的了主吗?”他对李芸菲嗤之以鼻。李芸菲倒是觉得好笑,难倒他以为自己在开玩笑?

  赵二郎不耐烦的开口“她做不了主,我可以吧,让我们见见老伯,一来当面给他道歉,二来我们要把药费给他。╔超萌兽妃╗”

  李芸菲看着这老实忠厚的男人,在关键时候也不傻,这不挺有主心骨的嘛,她就没有说话,既然二郎一个人就能够摆平了,要自己做什么。

  王磊看着他们也跟着开口了:“朱家兄弟,刚才跟你说话的,是我婆娘的弟弟和弟妹,老伯的事,我有错,我想当面认错,这钱,您算算有多少,我们付……希望老伯的伤能早日好。”

  李芸菲上下打量着二姐夫,一看这男人,她就知道了,就是这样老实巴交,遇到这样的事,估计都呕死了,真是可怜,想着他们的日子,就心里不舒服,心里在想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跟着自己家一样慢慢的富起来呢。

  不过眼下倒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朱大哥,你算算帐吧……”赵竹香也艰难的开口道。

  这男人叫做朱永贵,一听他们这么说了,也就漫天要价道:“大概5两银子吧!”

  “啊……”赵竹香忍不住惊叫一声,那么多?他们一辈子也赚不了那么多钱啊?这怎么办?

  王磊心里忍着气,好声好气的说道:“朱家兄弟,你算错了吧?怎么会这么多银子?你再算算……”

  赵二郎眉头紧皱,不是手里头没有这么多钱,而是觉得这个人就是故意讹诈,就是腰伤了也花不了那么多银子,心里有气又不知道怎么说,因为是他二姐夫撞伤了人,他们给银子是应该的没错,可是也不能这样啊……这简直是太气人了。

  李芸菲看着那个彪悍的男人,她忍不住笑了起来,所有人都急的冒火,只有李芸菲在那笑,赵二郎忍不住拉拉李芸菲,问她笑啥,但是她却不理会的看着朱永贵,朱永贵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发毛,老爹的药钱确实花不了这么都银子,他只不过是想趁机捞一笔,但是这个臭婆娘的冷笑,居然让他有些害怕,就颤颤兢兢的道:“你笑什么?”

  李芸菲收回笑容本着一张脸道:“我笑老伯可怜,有你这个一个不孝顺的儿子,我们就算把钱给你,你八成也不会给老伯看伤,还会以这个理由再三的问我们要钱说老伯的伤没有好对不对?这样你就不用干活,也能收到钱,这样的日子就是你想的对不对?可惜我不得不告诉你,这种事情做梦想想就行了,不要在白天的时候说这种非人类的话……”

  她之所以不说畜生,因为她觉得畜生这两个字都抬举朱永贵了,朱永贵脸色涨得通红,他心里是有这样想过,但是他并没有李芸菲说的这么夸张,心事被揭穿之后,他恼羞成怒的想要打李芸菲,这个臭婆娘太聪明,坏了自己的好事。

  赵二郎眼疾手快的将李芸菲护着自己怀里,朱永贵看着自己的想法落空,冷冷笑着:“是这样,又怎么样?王磊你撞伤了我老爹,不给药费,我照样可以抓你见官,倒是你就等在在牢里过一辈子吧!”

  王磊颤抖了起来,赵竹香求救的看着李芸菲,李芸菲忍不住冷笑道:“朱大哥,你想狗急跳墙了,瞧你这话说的,我们也没有说不给药钱,我们有话好好商量,见官能解决问题吗?到时候你没有给县太爷银子,你觉得他会帮你处理,说不定会给你十个大板,治你一个扰乱公堂之罪,到时候可就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这那头轻哪头重,你自己掂量吧,要是见官,这个一个子我们都不会给了!”

  “你……真的会治我的罪?”朱永贵不敢相信的说着,他确实害怕了,忍不住在那里自问自答。

  “很有可能……”李芸菲好心的提醒他,他惊吓着道:“别别别……我刚才脑子糊涂了,哪能见官啊,就是我老爹的伤,我……”他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说好。

  李芸菲也知道人家老人家受了伤,不治疗可不行,就征求着大家的意见道:“这样吧,请个郎中好好的给老伯看看,这药钱和诊金我们出。”

  朱永贵也没有反对,就忙着就找郎中给老爹治伤,很怕一不小心治了自己一个扰乱公堂之罪。等朱永贵离开之后,赵竹香忍不住问李芸菲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李芸菲讪讪一笑道:“其实我是瞎蒙的……”她是古装剧看多了,真正她可是没有见过,谁知道呢,不过这样可以吓唬吓唬朱永贵也算是件好事。

  王磊感激的拉着二郎的手道:“二弟,这次多谢你们了,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说,钱我会想办法尽快还给你们的,我虽然穷,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一身的蛮力。”

  赵二郎拍拍王磊的后背:“姐夫,你这话就见外了,咱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这钱你们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不着急的……”他也知道二姐家里的情况,让他们尽快还钱时不可能的,看来他们要盖新房,还有在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婆娘她会不会同意。

  王磊和赵二郎的目光都投在了李芸菲的身上,那些话她都听见了,她是想要盖新房,住新家,但是这二姐和二姐夫都是二郎的亲人,人家有难处,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姐夫、姐,这钱你们也着急还,我们现在虽然日子不好,但也比你们好多了,对了,问你们一个事情,家里面可有干豆子?”李芸菲本来在想办法帮王磊和赵竹香赚钱,突然想到何掌柜说的他有个老伙计也是做酒楼生意的,想要豆油,之前她还在担心家里的大豆要是没有了怎么办,就联想着大家一起赚钱。

  “弟妹,你是说干黄豆?家里还有几麻袋呢?你要的话,我改天给你拉去。可是这么多黄豆你打算怎么用?您不会想着做豆腐吧?”王磊不明白的问着。

  赵二郎似乎明白,可是自己家里不是还有嘛,也要不了那么多黄豆啊。李芸菲微微一笑:“二姐、姐夫,我想到了一个赚钱的法子,你们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做?”

  “真的有办法?”赵二郎抢先的说道,如果一直疼爱自己的二姐,他们的日子能好过一点,自己的心里好会舒服很多。

  王磊和赵竹香也惊讶的问道:“什么法子?真的能赚钱?”

  李芸菲点点头道:“那是自然,不过你们的大豆不能卖,都保存好了,我们要用大豆赚钱!”

  “弟妹,不是我不相信,那大豆真的能赚钱?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那大豆是不值钱,但是我们还指望着做肥料上地呢。”王磊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李芸菲。

  赵竹香也觉得这法子不靠谱,赵二郎还在犹豫的边缘,不是他不相信,虽然榨油能赚钱,可是难能需要那么多油啊?他忘记了何掌柜之前的话。

  李芸菲看大伙都不相信自己,也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到时候再说吧,我们现在去看看老伯伤的怎么样?”

  朱永贵把村里最好的胡郎中给请来,胡郎中是个五十来岁的赤脚郎中,在村里很有名气,大大小小的病他都能处理,看看了朱老伯的伤,就叹了口气道:“有几天吧,还好没有伤到筋骨,我给您开两副药,喝上三五天就能好,不过在这期间呢,不要乱动,躺着就行!”

  朱永贵忙应着声:“多谢胡郎中,您这边请……”

  李芸菲付了诊金,加上两副药,不到一两银子,胡郎中也知道病人的情况,从不漫天要价,所以大伙都喜欢找他看病。╔穿越未来之兽人皇后╗朱永贵没有想到这加起来才不足一两银子,就拉着胡郎中道:“胡郎中,这诊金你没有算错吧?怎么才一两银子?还有我老爹的伤那么严重?怎么能就喝就服药就会好?您再给看看?”

  表面上听听觉得这个人是关心他爹的伤势,再仔细一听,就大概明白了,觉得让别人拿的钱少了。胡郎中是个耿直的人,气愤地瞪着朱永贵,“你是说老朽无能?既然这样你就另请高明吧,这伤老朽没有办法治……”

  原本正在开药方的郎中,把笔墨一搁,诊金从怀里一掏便放在了桌子,他自认为赶来快一辈子的郎中了,还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朱永贵一看胡郎中不打算给老爹治伤了,十分不情愿地给自己婆娘使眼色,让她去帮忙劝劝。“胡郎中,您的医术我们还能不相信吗,我家夫君也不是这个意思,他主要太担心老爹的伤了……”

  她不是不知道朱永贵的心思,但是也不能让别人看来笑话,陈朱氏的话一开口,胡郎中忍不住的讽刺的说道:“朱大哥的病我自然会用心,至于那他刚才的话,你也不用再为他说好话,他是什么东西,我还能不清楚,八成想趁朱大哥受伤捞一笔,怪老朽我不给你面子了是不是?可是我做不来……”

  李芸菲听完之后,她觉得刚才自己的那番话已经让朱永贵死心了,没有想到现在又想着捞钱呢,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赵竹香对着朱老伯道:“老伯,我家夫君不是故意撞着您的,我们也希望你的伤能够快点好,药钱什么我们都出,可是您看你儿子这样……我们本来家里就穷,好容易从弟弟家借来的,要不是胡郎中深明大义,我们……”她说着说着泪水就忍不住落了下来。

  朱永贵一听这妇人居然向老爹告自己的状,满肚子的火气正没有地方发,很显然赵竹香从了出气筒,“你这个臭娘们,说什么呢?我老爹的伤,还不是你家男人能撞的,让他受了这么多的罪……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打你……”他本来想要捞一笔,现在银子的银子都没有看到,他横冲直撞、恼羞成怒的要打人,赵二郎直接挡住了自己二姐的面前。

  “行了,都住手!咳咳……”朱老汉这人比较老实,只是他儿子跟他可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听了这么一大堆,他气的脸色发青,没有想到自己儿子,居然是这副得性。

  “爹,你没事吧!”陈朱氏走到床边,拍打着朱老汉的后背,关切的问着。

  哎,他有个好儿媳妇,就是这儿子不成器。“你就是那个撞了我的人?”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磊,王磊歉意的点头:“老伯,对不起……我……我……”他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我的伤不重,你们都回去吧。”朱老汉本来就不想赖着人家,他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儿子将人家扣留下来的事情,这两天只是腰疼的厉害,但是也没有觉得啥,再说了这农家人哪有那么娇贵。

  “老爹,你傻啊,咱们怎么能就这样便宜他们,您的伤还需要治呢。而且你伤了以后,这地里的活,耽误了多少,他们也得给咱们算钱。”朱永贵蛮不讲理,这样的男人真的是,谁摊上谁倒霉。

  李芸菲看朱老伯的做事态度,到真是喜欢,而且人家受伤了,光付诊金和药费是不够的,不管怎么样还要给一点儿补偿金,不过呢,朱老伯有个朱永贵这样的儿子,她又开始犹豫了,到底给不给呢?

  朱老伯气的要命,摆摆手叫李芸菲等人都走,不要听自己那个混账儿子的。

  李芸菲这个时候开口了。“老伯,你这样我们也不好意思,我二姐夫虽然是无意之失,可是撞到您了,这诊金药费是少不了的,这里还有500文,您拿好,也别嫌少,你也知道咱们庄稼人,没有几个钱,这就当是补偿您的损失了。”

  “这……这……使不得,使不得。”朱老伯激动的一个劲说使不得使不得,推辞着不要,朱永贵站在一旁,眼睛都急成了血色,恨自己老爹傻,有钱都不知道要,真是蠢死了!

  陈朱氏但是一脸惊诧地看着李芸菲,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赵家妹子,这钱我们不能要,老爹的诊金和药钱你们都出来,这补偿就不能要了。”

  朱永贵看着自己婆娘和老爹那副蠢样子,就来气,他看的出来这个妇人真有钱,有钱不要那不是傻是什么,于是就走了过去道:“弟妹啊,这钱给我吧,这事我们也就是一笔勾销。”

  李芸菲故意把手一收,让朱永贵落了空。“朱大哥,这钱是给老伯的,不是给你的,请你放手。”她严肃的看着,这钱就是不给他。

  赵二郎看着朱永贵的手不放,就走了过去,“芸儿,你还好吧,朱家兄弟,你这是干什么要抢钱吗?”他愤怒的瞪着,敢伤害他家婆娘,跟他没完。

  李芸菲的手确实被朱永贵握的发疼,“你放开我……”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硬来。

  “永贵,你这是干什么?你放开赵家妹子……”陈朱氏一看,就来拉自己夫君,结果被朱永贵一脚踹到在地,嘴里还骂道:“没有用的臭娘们!”

  赵二郎在一旁拉着朱永贵,朱永贵身体健壮,二郎一个人非常的费力,原本在一旁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王磊夫妇也加入了进来,还好钱没有被朱永贵抢走,朱老伯腰不能起身,气的一个劲的咳嗽:“孽子啊孽子,老头我造的什么孽啊……”

  李芸菲的手腕是青紫一片,她直接把钱递给了朱老伯,什么话都没有说的就走了,李芸菲觉得手腕估计脱臼了,很痛。

  真的不知道那朱永贵是吃什么长大的力气那么大,三个人拉着他,才把自己解救出来,其实朱永贵也没有得到多少好处,被二郎捶了几拳,他敢欺负自己婆娘,自己就揍死他,刚开始朱永贵还不松手,后来疼的没有办法,只好求饶了,并且没有在争执,现在还趴在地上哀嚎呢。

  赵二郎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愧疚,尤其是看到李芸菲的手腕,轻轻的用手揉着,“芸儿,疼吗?”

  看着一脸内疚的男人,她忍着痛呲牙一笑:“二郎,我没事,就是稍微有点儿疼,别担心了!”她说的轻巧,其实却很痛,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腕疼的能不能拿得动筷子,但是不想让二郎担心,才会如此说。

  赵竹香看着李芸菲受伤,虽然心里不好受,但是她气李芸菲为什么非要给朱老伯钱,真是有钱没有地方花了吗?她早就想说了,可是一直忍着,现在从朱家出来,也不在顾忌什么就直接开口了。“小菲,不是姐我说你,有钱我们也不能这样浪费,那个朱老汉都说自己不要了,你为啥硬塞给他,要不是因为给钱,你的手也不会伤成这样,这农忙了,你手成这样了,怎么干活?”

  王磊看着赵二郎和李芸菲的脸色都不好看,就拉过赵竹香让她少说两句,他倒是觉得那钱是应该给的,只是弟妹的手受伤了,他心里过意不去。而且还欠着人家这么多的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还清,更是焦急。

  赵二郎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知道自己婆娘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她不说自己也不会问,就是选择相信。╔机甲之越时╗

  李芸菲听了赵竹香的话,心里不舒服,她以为自己这的是浪费钱,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刚才要是不给钱,他们能走的掉吗?“二姐,我这样做是为了我们大家好,我的手不会耽误干活的,朱永贵是什么得性的人,你们也看到了,如果我们不给钱,就算走掉了,朱永贵也会来家里要钱,那样岂不是更麻烦,我现在把钱硬塞给朱老伯,一来是二姐夫撞伤他表示歉意,二来嘛,我觉得那朱永贵就不会来找麻烦,因为朱老伯不会让他来的。虽然我们花了点钱,但是解决掉了这么大的麻烦,不是很好吗?”

  赵竹香还想反驳说几句,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人就不能太钻牛角尖。

  “二弟、弟妹,我们先回趟家,然后在回来帮你们收割稻子。”王磊担心家里的老娘,怕老娘知道自己的事情。这些日子也没有回去了,不知道她老人家怎么样。

  赵二郎看着赵竹香和王磊要走,就让宋大爷送他们回去,临走之前,李芸菲还给了他们一两银子,两个人说什么都不愿意要,本来就让他们破费了,这在要人家银子算怎么回事,但是赵二郎坚持给,李芸菲也帮忙说话:“二姐、姐夫,这钱你们拿着给大娘看病,而且两个孩子还小,也不能跟着你们那么受苦,要给他们做点好吃的,这样钱啊,你们就收着,大不了,你就当我们借给你们的,这成不成?”

  王磊和赵竹香千恩万谢的坐上牛车向家里赶。“竹香,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也不知道咱们的日子什么时候很好起来。”

  赵竹香微微的笑了笑道:“磊哥,我们两个人一起努力,日子一定能好起来的,对了关于弟妹说的那个大豆的事情,你怎么看?”她跟赵二郎闲聊的时候,也知道了大豆榨油的事情,就问问自己相公的意见。

  王磊心里虽然觉得这事不靠谱,但是念着人家帮助自己这么多的份上,说什么也要相信人家一次,半饷没有说话,接着又反问道:“竹香,你觉得这事怎么样?我倒不是心疼豆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

  赵竹香就把二郎跟她说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后十分诧异,他再一想今天的事情,就觉得李芸菲真的很了不起。“竹香,那我们就跟二弟、弟妹他们一起赚钱,我们回到家之后,吃的饭就回去帮他们收割稻子的吧,咱们家的不急,也就那么一点儿,我一个人半上午就能割完。”

  赵竹香看着王磊那么着急,心里甜滋滋的,她想跟着弟妹一起做生意,或许日子真的能够好一点儿,她想到这里,便想到了自己那两个娃,家里都没有吃的了,两个孩子那么瘦,她心就疼的难受。

  “竹香,你这又是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快别哭,要是娘看到了,止不住多伤心呢。”王磊忙帮赵竹香擦拭眼角的泪珠,安慰着将她拥在怀里。

  “磊哥,是沙子迷了眼,我没事……”她不能抱怨,家里的情况王磊也知道,自己两个娃跟着他们受苦了。

  宋大爷把王磊和赵竹香送到村口,他们不想太过招摇,别惹麻烦,就准备拿车钱给宋大爷。宋大爷却说钱二郎给过了。他们两个人的心里对自己的弟弟更是感激。

  李芸菲和赵二郎走着回家,他一路上都担忧的看着着李芸菲的手,那青紫的痕迹让人触目惊心,“婆娘,我们要不找胡郎中帮你看看吧?”

  她看着自己的手忍不住皱了眉头,正好是右手,要是使不上力气,这活怎么做,就算哥哥嫂子和二郎没有意见,但是也难免别人会有闲话,说自己偷懒什么的。于是就点点头道:“二郎,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赵二郎一听更加慌张了,这手到底伤的有多重,一定很痛对不对?那么刚才她都是骗自己的,不想让自己难受,哎,真是个傻婆娘。

  胡郎中一看怎么又是这两个人,他也刚从朱家回来,要不是念在陈朱氏的面子上,他根本不会再去,刚给他们开了几服药就回来,心想着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正打算休息,这又有人来了。

  “胡郎中,你帮我婆娘看看,这手腕要不要紧?”赵二郎焦急的把李芸菲推在前面,担忧的问着胡郎中。

  胡郎中一看那手腕上的青紫,然后询问了李芸菲的感觉,一动就疼以外就是使不上劲,他就稍微的一拉李芸菲的手,另一只手你扳手腕,李芸菲受不了吃痛的叫了起来,赵二郎拳头不由握紧了,看着她这么疼,自己也跟着疼。

  不过就那一下子,松开了李芸菲的手道:“你自己试试还疼吗?”这其实就是脱臼了,这样一按一板就回来了,李芸菲觉得手腕也有力气了,就是那个被抓的地方还有一点儿疼。

  “胡郎中,您真是太厉害了,谢谢您,我手好多了。”李芸菲微笑着看着胡郎中。

  赵二郎本来紧张的心也随之放了下来,“胡郎中,麻烦您了!”

  胡郎中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这么有礼,就和蔼的道:“没事就好,我在给你开点药,你拿去敷在手腕上,保准过个一两天这淤青就能消了。”

  李芸菲觉得这老郎中真的不错,付了钱就跟赵二郎一起回家了,他们不知道家里却出了事情。

  李强和杜云也没有休息,在李芸菲走了之后,就去田地里帮忙割稻子,刚割了没有那没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妇人骂骂咧咧的走过来。“你们是谁?居然敢偷稻子,来人啊快来人啊……”

  李强就停了下来道:“这位大嫂,我们不是小偷,这里不是二郎家的水田吗,我是小菲的大哥来帮他们收割稻子。”他好声好气的解释着,这妇人不但不听,而且说这里是她家的,不是赵二郎,并且抬手扛着割好的稻就走。

  “你给我放下,这里是不是你的地我不知道,但是这稻你不能拿走,放下。”李强一把抢过稻子,赵宋氏本来想趁着李芸菲和赵二郎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的割稻子,因为家里的水田本来就少,这样地一分也就没有多少了。

  没有想到却发现有人比自己抢了先,就忍不住骂骂咧咧的开口,并且打算顺带扛几个回家。

  赵宋氏看着稻捆子被抢,就无理取闹的说李强非礼她,这个时候,赵大郎听到了自己家婆娘的声音,就走了过来:“小霞,你哭啥子,不是说去割稻子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大郎,这个男人想对我不轨,你……”她委屈羞涩的看着赵大郎,而且声音是格外的温柔,这可是头一回。

  赵大郎一听有这事,就上下,打量起那个人道:“你是谁啊。居然敢对我婆娘动手动脚,你找死啊你……”说完上去就是一拳,李强快速一躲,这个该死的女人,自己会对她图谋不轨,也不看看她那副得性。

  赵大郎看李强躲,又给了一拳,杜云听到了这边的声音,看着李强被打,就大声叫道:“你们干什么?别打人啊……有话好好说……”

  本来赵大郎一个人不能怎么着李强的,但是村里人听到这事,都站在里赵大郎这边,帮忙动手了,李强自然不是那么多的对手。

  杜云吓的哭了起来,那些男人她哪里拉的住,就看到远处有双熟悉的人影,她忍不住大声叫道:“小菲、二郎,快救救你哥……”

  李芸菲和二郎刚回家,发现家里没有人,就知道大哥和嫂子闲不住,八成是去地里帮忙收割稻子了,还没有到,就听到那边吵闹的声音,李芸菲听到自己嫂子的声音,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不管二郎就跑了过去,看着杜云在一旁哭,没有大哥的影子。

  “嫂子,我哥呢……说话,别哭……”

  “我打死你,让你轻薄我婆娘……”

  “真是不要脸……”

  杜云用手指了指人群,心里担忧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李芸菲听到打架的声音,头一下子就懵了,她大声的叫着:“都住手!”推开人群,就看着被打伤的李强,她气愤的握紧了拳头:“大哥,大哥……”泪水就忍不住冒了出来。

  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被一群男孩欺负,而有一个男孩却用尽权利的保护女孩。那个五岁的女孩儿就是李芸菲,而那个男孩就是李强。李芸菲从小高傲,但是他们兄妹之间的关系非常好,而且李强对她算的上是百依百顺。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心里疼的说不出话来,泪水不停的低落,她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只要欺负她哥哥就不行,杜云也紧张的看着李强,询问他要不要紧。

  李强觉得自己很憋屈,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就被一群人揍了一顿。看着哭成泪人的媳妇和妹妹,他呲牙违心的说着不痛,“小云、小菲,哥哥我没事,别哭别怕……”

  李芸菲却一句话都不说,她呆愣在那里,真的要把她气死了,自己哥哥做了什么事情,他们要这样一群人殴打他。

  赵二郎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婆娘,也万分自责的看着李强,他不知道自己大哥为啥会打大舅哥,别人告诉他原因,他一个字都不信,虽然和李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比较清楚的,他觉得自己大哥变了,大嫂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不过,所以……他现在很为难。

  “为什么打我哥?”李芸菲突然站起来,冲到赵大郎面前质问他,什么称呼都不是叫了,就问为什么?她就是护短,那是跟自己有血缘的哥哥,她不准任何人伤害他,就连赵大郎也不行。

  赵二郎走过去拉了一下李芸菲。“婆娘,我们回家说好好?这……不方便。”

  李芸菲一甩手道:“放手,有什么不方便,我哥和嫂子来帮我们收稻子,结果呢,被你大哥打了,还不准我说了,有什么不方便,还有什么脸没有丢过?”

  赵二郎知道李芸菲是真的生气了,要是在之前她绝对不会这样的。他站在一旁一句话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李强在杜云的搀扶下,看着李芸菲,就忙开口道:“小菲,我们回家说吧。”

  “嫂子,你先带我哥回家,或者找个树荫下坐着休息,这事必须讲清楚。”李芸菲固执的样子,确实没有办法。

  李强担忧的看着,杜云倒是觉得李芸菲真的知道为家人着想,对于赵二郎,她有些小失望,自己夫君被他哥哥打了,他居然还要考虑面子,真是气死了。

  “强哥,我扶你休息一下,你别担心了,小菲不会有事的。”杜云安慰的说道,李强倒不是担心李芸菲会受伤,而是担心这样闹下去,小菲在婆家的关系会不会很差?

  而且那个婆娘那么厉害,会不会欺负小菲,他想到这里就越发的担心,对于二郎,他倒是没有失望,觉得他这样想是应该的,难道一家人这样让别人看笑话吗?

  赵大郎倒真的不知道被他打的人是李芸菲的哥哥,他当时是听了自己婆娘的话,一时生气,就动手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看着李芸菲怒颜,心里就有些发慌,埋怨自己太过于冲动了,也恨赵宋氏的温柔假象欺骗了他。

  “弟妹,这事是一场误会,我也不是故意。要不我们现在就带他去郎中那里看看伤,这伤不知道严不严重?我真是一时糊涂……”赵大郎急于解释,他不想李芸菲对他失望,他的心里其实很纠结的,看着弟妹这么漂亮能干,又惹人喜欢,而自己的婆娘呢,他本能的选择了站在了李芸菲这边。

  李芸菲听了这话,脸色也没有好看一点儿,他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故意,你打人还不是故意吗?还问严不严重,你当初下手的时候怎么不想。李芸菲严肃的眼神盯着赵大郎道:“大哥,我只问你为什么打我哥?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

  赵大郎被看的有些心慌,她对自己失望透顶了吗?“弟妹,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你哥,还有就是你大嫂说,你哥要轻薄她,所以我……”

  李芸菲不由的觉得好笑,这赵大郎的脑子被夹了?李强会轻薄赵宋氏?她都觉得这个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她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的讽刺一笑。“大哥,我哥有漂亮贤惠的媳妇不要去轻薄大嫂?他脑子抽了?还是你脑子抽了?”

  赵二郎听了这话,心里不舒服,那个人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大哥,婆娘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分。“婆娘,别说了行吗?”他闷闷的开口。

  李芸菲不由的觉得好笑,自己说错了吗?这就是实情,凭什么不让自己说。“二郎,你护着你哥,我护着我哥,我只问你一句,我说的有错吗?”

  赵二郎内心挣扎道:“婆娘,我们能不说这个问题吗?我知道是大哥做错了,你想怎么样,我们帮哥看伤比较重要?”

  她不由的笑了两声,声音里带着一抹疏离,问我想怎么样?你大哥都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你问我怎么样?她一直觉得赵二郎可以站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想,但是关乎亲人的时候,不论对错,他都选择站在自己的对面,她一句话都不愿意去说了,觉得跟这个男人真的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了。

  李芸菲转身不再看赵二郎一眼,直接向着杜云和李强身边走去。

  赵二郎觉得那眼神对自己是失望,好像要离开自己一般,不,绝不可以。他不能让婆娘离开,没有她的日子他真的不敢想象,他头疼的看了自己大哥一眼,“大哥,麻烦你以后把事情了解清楚之后在动手行不行?”

  其实他对自己大哥也蛮失望的,只不过他是自己的大哥,所以才会原谅他,伤害到了芸儿。赵大郎早就毁的肠子都青了,要是知道那人是李芸菲的哥哥他说什么也不会动手。

  “哥,嫂子我们回家吧!”李芸菲的心里很难受,本来这颗心已经慢慢的开始像赵二郎偏移,可是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心里难受极了,对于这样的男人,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再爱。

  如果不爱就不会痛,她觉得现在的心就好痛。

  “小菲,听哥哥说,其实也不怨那男人,只不过那人性子太冲动了,哥哥我也没有挨几下,这事就算了!”李强看的出来小菲和二郎之间似乎存在了问题,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被打的事情,弄的他们夫妇二人不愉快。

  “哥,别说了,我们回家,你这伤的真重,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李芸菲心疼的看着,好不容易有个疼爱自己的哥哥和嫂子,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事,她能不难受吗?

  赵二郎走了过来,看着李强就歉意的说道:“哥,对不起,我哥他……我们快回家找郎中给你看看,这伤挺严重的。”

  李芸菲冷淡疏远的道:“不劳你操心,这是我哥,不是你哥,还有你没有对不起我们的,要说对不起也是他……”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知道这样说会伤感情,自己的心也会跟着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出口就是这样的伤人。

  赵二郎听了这话,眼神中一副颓败,他没有说话,不过依旧没有走。还是和蔼的说着:“婆娘,我们快带哥回家吧!”那些话他当做没有听见,他知道婆娘的心情不好,这个时候需要理解。

  李强觉得她刚才的话有些过分了,但是知道她的脾气,如果自己劝呢,八成会弄的更僵,在看弟妹处处让着她,她怎么还不知足呢。

  李芸菲一句话都不说的在前面走着,她刚才有些吃惊的是,二郎居然把李强背在身后,看到他额头上的汗珠,突然她的心里好酸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伤到了他。

  杜云看着李芸菲时不时转头看着身后,就拉着她道:“小菲,不是嫂子我说你什么,二郎他这样做其实也没有错,你别跟他置气了。”

  刚一开始杜云确实对赵二郎感觉不好,但是看到李芸菲对他说了那些话,他都笑呵呵的接受,而且没有说任何反驳,也没有生气,最重要的是还把李强背了起来,这么热的天气,一个人已经受不了,更何况是背着一个人,她心里挺被二郎感动的。

  李芸菲明白这些,刚开始时因为前主的思想在爆发,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是赵二郎那样确实让她很失望,但是说出的那些话,她自己心里也挺难受的,她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现在想一想,如果自己是二郎,在遇到那样的情况下,他选择站在自己哥哥那边,同样又照顾到自己,说了一些话,自己确实不应该斤斤计较。这时候她的心情是格外的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嫂子,我知道了。”说完就沉默了。

  到了家里,赵二郎把李强放下,二话没说就出去找郎中了,李芸菲叫住了他:“你干什么去?郎中不需要请……”那些人也没用劲全力,李强大都只是平外伤,家里还有自己上次采摘的四叶的那种草药,给他敷上应该会好,不需要再去请郎中了,一来是省了力气,二来呢,也省了钱。

  李芸菲其实看着二郎还是有别扭的,刚才说那样的话,真是不好听,“婆娘,我去把胡郎中请来给哥看看伤……”二郎不敢看李芸菲的眼睛,他心里并不生气,只是想只要芸儿不离开自己,让自己怎么样都行,只要不离开,也别不理自己,其他的都行……

  她看着二郎的衣衫全被汗水打湿了,整个衣衫都黏在了后背上,看到这里,不由心疼:“二郎,不需要郎中,你去房里休息休息。别在太阳底下傻站着,热不热?”

  赵二郎厚厚的唇角,泛上一抹傻笑,“婆娘,我不累,哥他……”他看着李芸菲,知道婆娘已经不生自己的气,也就放心了,刚才这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放心,现在总算不用担心了。

  “你好记得我上次给你用的那个草药不?你去拿来捣碎给哥敷上,我去做饭了,下午还要继续收稻子呢。”李芸菲说着就开始去厨房忙碌,以前家里就两个人,饭做得少要好做,现在人多了,自然也多了起来,刷锅、添水烧火,一气呵成。现在稻子还没有收割好,所以家里还是没有米,只能继续做玉米糊糊,虽然这段时间做生意赚了一些钱,但是那些钱他们没有卖米,是因为稻子马上就要收割了,米也就有了。

  杜云看着二郎拿着草药进来,就忍不住的说道:“二郎,小菲刚才做的有些过分,我都说过她了,你别往心里搁,他们兄妹的感情好,所以看着强哥受伤了,就着急了,说了些不中听的话,你别生气。”

  赵二郎傻傻的一笑道:“嫂子,其实小菲说的都对,是我的错,我没有生她的气,这个是治伤的药,我帮哥敷上。”赵二郎用草药帮李强敷上,李强也累了,就躺在床榻上睡着了。杜云也不管他们大老爷们就出去帮李芸菲早饭。

  “小菲,你们家现在还没有米?对了,早上太过匆忙了,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这个你拿着……”杜云从怀里掏出些银子递给李芸菲,李芸菲摆摆手道:“嫂子,你这是做什么?这钱我不能收……”

  她知道杜云和李强做些猪杂碎的生意赚了些钱,可是家里花钱的地方也很多,小馨的嫁妆、小勋去学堂的学费等都不少。自己现在和二郎做些小买卖,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帮衬。这份心意她领了,可是这钱不能收。

  “小菲,你听嫂子说完,要不是你想出这个法子,我们哪能赚钱,而且这也是爹娘的意思,你就拿着吧。”杜云硬塞到李芸菲的手里,虽然总共加起来也就一两多银子,但是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她不收也不行,就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了,不过到了冬天就不适合做猪杂碎的生意了,水凉不说,清理起来也辛苦,她突然想到一个新的赚钱的法子,就是能稻子收割之后,麦子种好了之后,其他的地全部种上豆子,而且榨油的技术要提高,紧紧靠大郎和二郎两个人根本就来不了,所以要把李强、王磊也拉入伙,这样也可以开个小油坊,这样镇上的酒楼一家一家的联系,这样就不怕豆油卖不出去了。

  而且一入冬之后地里也就没有了什么活,正好有时间榨油,想到这里她嘴角不由的上扬。杜云看着李芸菲半天没有说话,傻笑的样子,就叫道:“小菲,你一个人傻笑什么呢?”

  “嫂子,我想到了赚钱的法子了。”她把自己的构思告诉了杜云,杜云一听并没有李芸菲那么高兴,她担忧的问道:“小菲,可是那么多的豆子,要是油卖不出去怎么办?而且我觉得就我们几个人也来不了?你们之前是小批量的榨油还可以,要是这么多,还不把人累死了?我觉得不靠谱。”

  李芸菲明白杜云的意思,她想如果能收购一家油坊,然后用他的工具榨油是不是就快了一点儿,而且以后啊还可以找长工、短工,不一定要自己人动手啊。

  想着赚钱就越发的有斗志了,还有冬天的菜品,她都想好了,日子会一天的好起来。“嫂子,你帮我看下火,我去准备菜去。”夏天嘛,自然凉菜多一点儿好,一个凉拌豆角、一个麻辣黄瓜,一个粉条鸡蛋,一个大肠炖豆腐。

  李芸菲把菜的配料都准备妥当之后,就想着一会收割的稻子要扛回家,院子要打扫干净的,本来在院子里晒得的豆角、扁豆都被她收拾在筐头里,把框头放在屋顶上晒着。

  这还刚处理好,就看到天突然变黑,这是有雨要来了啊,都说六月天孩子的脸,主要是下雨,地里的稻子怎么办?李芸菲来不及考虑,就把屋顶的东西收拾放在屋里,就把二郎叫了出来:“二郎,天要下雨了,我们先把哥哥和嫂子割好的稻子扛回家,别淋雨了,不然到时候稻子都长霉,就不能吃了!”

  秋收农忙,最怕老天爷不给面子,这天一变,哪里都没有田里的人多,趁着还没有下,赶快把稻子收割回家,大家齐努力!

  ------题外话------

  大家要给力哇……

  么么小汐爱大家……

  请牢记本站域名:g.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六十二章:意外来客,她是谁?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