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农家小媳妇 极品太子爷 妙手小村医 妙手回春 美妙人妻 吹灯耕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六十九章:小馨机智,满头包

   章节名:第六十九章:小馨机智,满头包

  赵二郎也想知道是谁再跟自己作对,到底是为了什么?“二弟,要不先这样,我跟你一起把蘑菇送到家里,让弟妹问问她娘家大哥收了多少,好差多少,要是不多了,大不了我们自己上山去采摘也成。”王磊也是个实在人,自然不希望二郎和李芸菲的因为没有收够蘑菇而赔钱,那样他们心里也不是滋味。

  “姐夫,那就有劳你了,那我们现在就准备……”二郎怕夜长梦多,到时候万一姐夫家里也遇到了像自己类似的情况该怎么办?想想了还是先运送到自己家安全一些,至少这些人来要的时候,蘑菇已经不见了。这样他们最多说自己的运气不好,这蘑菇也不会收成不够。

  王李氏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于是他们四个人就开始把院子里晾晒的蘑菇都收拾进了框里,不过才刚收拾完装上了牛车,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二郎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不会也是……这下该怎么办?

  “二郎、磊哥,你们从后门走,我等下去开门,不管是不是的,你们先走了比较安全……”赵竹香看着二郎和王磊一本正经的说着,他们家虽然房子破旧,但是院子很大,而且有前后门,不过后门之前一直没有开过,也没有外人知道。

  “二郎、小磊,你们先走,我帮你们把风。”王李氏虽然年迈,但是病好了之后,身体就硬朗了很多,不管是不是,只要蘑菇运走了,也安全一些。

  二郎看着大家这样帮忙,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这样做,还是有些不妥当,万一人家为难二姐和大娘怎么办?家里现在连得男人都没有。

  “大娘、二姐、姐夫,你们别忙活了,如果那些人是来要蘑菇的就给他们。”二郎心里虽然很不是滋味,但是却不能自私的去为了自己的利益,不管他们的死活,而且二姐他们对自己这么好。

  王磊一听不愿意了。“二郎,你说什么傻话,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他们不敢把你二姐和我娘怎么样的。我们又不是没有给钱,所以就算他们找来,最多是退给我们钱,去价高的地方卖钱,所以我们走了也没有关系。”

  王李氏也撵着二郎走,但是二郎坚持不走,外面的拍门声越来越响,“二姐,你去开门吧。看看那些人是为了什么事情?”二郎觉得缩头已是一刀,不如坦荡荡的面对。

  “二郎……”赵竹香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真的很担心蘑菇万一收不够怎么办?要岂不是要赔了好大一笔钱,哎,这到底是得罪了谁,为什么要这样置二郎他们于死地。

  王磊见二郎不走,心里恼火,亲自拉着牛车就往后门走去,即使二郎不愿意,他也不能看着他们赔钱而不管不问。“姐夫,你这是……”二郎见王磊已将把牛车推出了后门,他虽然不同意,但是心里依旧有几分窃喜。

  赵竹香走一步歇一下的走到了大门口,就听着门外吵吵闹闹的声音,忍不住的皱眉,看来和自己的预想差不多。“来了来了,大家什么事情?”

  门一打开,来了老老少少几十口人,村里人口的一半,他们也不听赵竹香说话,直接就进门往里面走,这个时候王磊的牛车早就已经离开了后门,并且后门再次被完全封好了,一点儿也让人看不出来。

  进到院子里,他们有些傻眼了,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卖的蘑菇直接就被放在院子里连晒,如果院子里没有了蘑菇就说明已经被卖掉了,他们想退银子也没有办法了。

  “大家这是干什么?”王李氏明知故问的说道,她看着进来的人东瞧西看,而且不放过每一处细微的地方,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他们这是在搜查自己家?

  “蘑菇呢,蘑菇哪里去了?”只见全身脏兮兮的妇人拉着王李氏的胳膊哭嚎。

  “狗蛋她娘,你这是干什么?蘑菇我们已经给买家送去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王李氏看着拉着她胳膊跨行哦的妇人,与其说是问她,倒不如说是问大家。

  已经蘑菇被送走了,就看到一部分叹了口气,一句话都没有说,失望的转身离开。还有一部分人,还在保持围观的状态,他们要看看下面会不会给他们一些补偿什么的。最后就有一些蛮不讲理的人,他们对蘑菇卖出去了的事情,不管相不相信,他们都想讨个说法。

  这位妇人就是这么其中一位,她是村里有名的‘小辣椒’,性子泼辣说,就是这嘴也是得理不饶人。“大婶,我不管你们蘑菇买哪里去了,既然人家外面收购的价格涨了,你们也要相应的给我们差价的补偿,不然我们就赖在这里不走了。”这人就是无赖,以为这个王李氏就没有折了,而且听说王磊她娘的身体不好,既然这样王磊肯定会给自己涨钱的,因为他是出了名的孝子,为了给自己娘亲治病,把家里的积蓄全部花完了不说,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王李氏也不管,既然人家这么说,那你们就慢慢等吧,反正外头日头大,她到没有什么,晒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就那样陪着大家,也没有说话。倒是赵竹香心里有些紧张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这群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王李氏拉住了手臂。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

  大概也就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大家被太阳晒得冒油,有些受不了的人也选择了离开,这样耗下去也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在这么大的太阳晒,谁愿意啊,又不是傻子。走了大概五六个人,现在剩下的人也就稀疏几个人,当然也包括那个‘小辣椒’。

  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往下滴落,被太阳晒的有些头皮发麻,终于忍不住再次开了口:“大婶,那蘑菇你能不能让王磊还给我?我……”没有说完,就晕了过去,很显然这个人是中暑了,她性子虽然有些泼辣,但是对人还是不错的,其他人看着狗蛋娘都晕倒了,不想自己成为下一个,就吓得直接站了起来,颤悠悠的往外面走,没有人会为了那几十文钱而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因为那种买卖真的不合算,以为这样很合算的人,多半是傻子。这个人也就是已经躺在地上晕迷的妇人。

  王李氏看着人晕倒了,就赶快让赵竹香去打一盆凉水,给狗蛋他娘解解暑器,一直被交代不让出来的二郎,是在是呆不下去了,不知道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心里不免有点担心,要不是王李氏以死相逼,他说什么也会出去,跟大家说个明白,大不了就把蘑菇还给大家,可是王李氏却说:“二郎,你赔钱了不说,我们大家为了帮你收购蘑菇不光劳心劳力,同样也费神了,要是这事还没有成,不光你们心里不舒服,就连我们也会觉得有几分憋屈。所以就请你好好的想想我们把,如果你敢出来,大娘我就……”

  这话已经说到了这种地步,二郎哪敢不从。“二弟,你就听娘的吧,即使你不为自己想想,你也要为小菲想想,蘑菇的生意是她坦诚的,要是收不齐蘑菇,她想必一定会难受,你到时候忍心吗?”赵竹香这话直接让二郎闭上了嘴巴,确实是这样,他什么都不担心,就担心芸儿因为这是万一伤心有个好歹怎么办?

  外面的吵闹的声音消失不见了,安静的出奇,就忍不住的走了出来,正巧看着二姐在给一个妇人擦拭。“大娘、二姐,这是怎么了?”

  王李氏看着二郎忍不住的说道:“她中暑了,你二姐正帮她降温。”

  二郎看到了这里,忍不住皱起来眉头。“二姐、大娘,这人是中暑晕过去了?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她抬进屋里,这外头日头真是太大了,也很难消了暑气的。”

  这话说的有理,她们光想着降温,忘记了还在毒日头里晒着呢。二郎和赵竹香两个人搀扶着那个妇人走进屋里,王李氏怕这人醒来看到了二郎八成又会是个麻烦,就打算让二郎走,可是二郎不放心,怕那些人再次上门,所以就犹豫着要不要走,主要她还担心李芸菲和小馨两个人咋家里,万一遇到个什么事情怎么办?

  “二弟,这里你也帮不上忙,就走吧!”赵竹香可以开始撵人了,要是隔着平常,自然会留他在家里吃饭,可是现在是特殊时期,要特殊对待。

  二郎有没有多待,刚打算走的时候,就看到那位妇人醒来了。“这是……”她看着看着她的三个人,头脑有些不清楚,但是很快就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了?

  “你是谁?”她指着二郎问道,因为自己印象里好像并没有出现过男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二郎脑子转的很快,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开口说了出来:“哦,我是来走亲戚的,听说姨母身体刚刚有些好转,所以我就来看看。”

  把王李氏和赵竹香都给吓着了,这事怎么回事?尤其是一直觉得自己弟弟是那种傻乎乎的样子,没有想到他居然反应的那么快,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哦,大神,那蘑菇……我这是怎么了?”她看着王李氏还揪着蘑菇的事情不愿意放手。其实心里又有些感激人家救了自己一命,要是自己中暑没有人救,那不就……

  所以这事让她为难了。主要是家里想要多赚点钱,这样日子就能好过一点儿,所以她才能那么硬撑着希望能要回一些钱,可是没有想到还是一无所获,差点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

  “狗蛋他娘,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至于那蘑菇的事情,真的已经卖了。你要是为了蘑菇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大婶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之前卖的蘑菇才多少钱一斤,我们收购的价钱是20文,我不知道你们听说的收购价钱是多少,但是要比你们之前卖的贵多了把,做人啊,不能太过于贪心了,而且那边价格高,质量方面要求也高,到时候说不定也买不到这个价钱呢。或许你会认为老身是收购方自然这样说。可是你想想蘑菇收购高于20文,那价格可靠吗?”王李氏的话一出口,狗蛋娘也沉默了,她确实是因为急功近利,没有考虑那么多,确实万一那么是个幌子,卖不掉,这边也没有人收了,到时候赔本的还不是自己么?

  王磊驾着牛车已经到了村口,就看到村口的树下坐了几个人。“呦,这不是王磊么?”

  “李二哥怎么在这里。”说实话还真有几分紧张,因为这个李二哥不也正是卖给自己蘑菇的那个人吗,他出现在这里是……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磊,我也不卖关子,实话给你说了,卖给你的蘑菇,我现在不卖了,你退还给我,我可以把钱给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牛车里八成就是蘑菇,如果我直接这样叫一嗓子,你觉得你还能走得掉,信不信你以后很难在村里混下去。”这**裸威胁的话,王磊不担心那是假的,但是他也不能把蘑菇就这样让那些人拿走了。

  “李二哥,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从古至今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们钱货两情,我们之间的交易就完成了,哪有退货一说,要是万一哪天蘑菇的价钱低了,我是不是可以找你们要钱?”王磊看着那个男子,义正言辞,不卑不亢的说着。

  “王磊,我不管,反正你们收购的价钱比别人低,你把蘑菇给我,我卖给其他人总行吧,这钱我也推给你。”李二哥的意思就是我不想卖给你了,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我的想法。

  王磊觉得在利益方面,无赖真的太多。“李二哥,你要是这么说,就恕我不奉陪了!”王磊心里怒火中烧,好话都说尽了,他哈市那么一番无赖样,自己还跟他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驾着牛车就打算走。

  李二也不是什么好人,他看着自己的想法非但没有得到认可,而且王磊就要走了,于是大声的叫道:“快来人啊,王磊带着蘑菇在这里……”

  这一嗓子不要紧,把本来已经从王磊家里出来的人全部都给吸引过来了,本来以为已经没有希望了,没有想到没有过多久,就听到了王磊在村口的消息,他们立马向这边飞奔而去。

  王磊见状,恼怒的瞪着李二,李二得意的一笑,仿佛在说:让你跑,这下你走不掉了吧。

  王磊气馁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二郎和弟妹这下蘑菇生意……想到这里,他急得眼中都能冒出火,为什么自己要停车,直接走不就好了,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这种地步,走都走不掉,他恨自己做事的不果断。

  “王磊,既然你在这里了,那就把蘑菇退给我们,钱我们都带来了。”

  “王磊,我们大家都在一个村,我们那么相信你,你居然骗我们,你忍心吗?”

  “王磊,要不就给我们补偿差价,要不就把蘑菇给我们……”

  这话一说完,就看到王磊的脸色有几分难看,到底该怎么办。“大家村民们,你们这样有没有想过,以后你们买东西也能这样吗?万一人家给你的价钱低了,你们就退货,以后谁还敢跟你们做生意,你们是瞧着我王磊好欺负才敢这样对吗?要是换成别人你们敢吗?我们凭良心说话,你们觉得我给的价钱低,请问一下,去年的时候你们去集市上卖的是多少钱一斤?不要跟我说什么去年的价钱和今年的价钱不一样,也不要说我王磊欺骗你们,买卖是双方的,你同意卖,我同意买,不是强买强卖,做人不能这样没有规矩。”

  王磊这话一说出口,好多人都羞愧的没有话说,他们确实是看着王磊好欺负,要是换着其他人,去世没有胆子敢这么做。“王磊,可是我们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你看看能不能……”有人为了想要把价钱给升高,不惜用感情攻势。

  “王磊,我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就是想靠着蘑菇多赚一些钱,所以……”说出家里有难处,苦肉计也上来了。

  “王磊,你说这些我不管,反正你给我们的价钱太低了,就不能阻止我们卖个高价,所以把蘑菇给我们。”李二就是典型的无赖,他这样一说,好多人都随之应和,好话都说了几遍还是没有任何作用,有些人已经离开了,坚持要求退货的人,站在李二这边的也就有个三四家左右,至于其他人确实是明白了自己的做法是不对,不能因为那几十文钱的事情,弄的以后没有人敢买自己家里的东西,所以大多数人都离开了。

  王磊看着那几家人,对着他们道:“你们确定要把蘑菇拿走?不过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你们去那边卖不掉,我也不会再收。你们好好考虑吧。”因为二郎已经把李芸菲怎么对那些人说的话,已经告诉他了,所以他觉得这个法子对自己也同样适用。

  “这……”有人开始犹豫了。

  “怕啥,我们一定能卖到高价,怎么可能卖不出去,他是吓唬我们的,收蘑菇的又不是他一家。”李二的话像是给了大家一颗定心丸,这些人都同意了。

  王磊驾着牛车往家里走,既然这些人不愿意卖了,那就退货给他们好了,反正他们总共也没有多少斤。

  赵竹香听到老牛的叫声,心想磊哥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回来了,走了出来一看这不是王磊还能是谁?又看着后面跟着的几个人,立马就明白是什么事情了,心里有些烦闷,这些人怎么……

  二郎闻声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这样的事情,他颇感无奈,不过二姐收购的蘑菇都晒的差不多了,要是按照之前的价格给他们,自己岂不是亏本了,于是他就忍不住开口了。“你们就是要求退蘑菇的人?”

  李二看着二郎,没有说话,心想我们的事情你别管闲事,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是,我们是想要回自己的蘑菇,然后卖个高价。”这话一说二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你们知不知道,现在的蘑菇跟你们之前送来的蘑菇是不一样的了,也就是说,你们要想要蘑菇,那么就要出钱来买,而且现在的蘑菇经过我们的处理之后,它的价钱就升高了,比如你们之前买的时候是二十文每斤,那么现在就要以二十五文每斤的价钱买走,已经不是退货那么简单了。”对付无赖的人,就是要比他更加的无赖。

  二郎这句话让很多人恨上了,怎么能有这么不要脸的人,“王磊,这人是谁啊?我们是卖给你的,又不是卖给他的,他凭什么对我们指指点点,凭什么要我们出二十五文?”

  王磊还没有说话,二郎就忍不住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赵二郎,王磊是我二姐夫,而且我就是最后的买家,姐夫收了之后都是送到我那里。而且你们手里的钱也都是我出的,你们说我有没有说话的权利。”

  李二自认为自己已经够无赖了,没有想到今天见到比自己脸皮更厚的了。二郎其实也不想,但是看着这些人实在是太气人了,先是在二姐家里闹,然后又是拦牛车,现在又要求按照原价退货,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再说二郎对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也非亲非故,所以什么事情也都直接说,为了不让芸儿因为没有收够蘑菇也担心的睡不着觉,自己无赖一点儿又何妨。

  “你就是那个大买家?”他们都知道王磊是替别人收的蘑菇,没有想到今天真的是遇到人了。“你是大买家又怎么样,我们不卖了,你能耐我们何?”李二无赖的话,让二郎忍不住冷笑。

  “想要蘑菇不是不行,拿钱来买,现在二十五文一斤,你拿的出钱,我们就给你们蘑菇,不存在退钱要蘑菇之说,如果有人不同意,那我们大不了对峙公堂,到时候看看谁有理,而且你们确定这一辈子就做这一次生意?就你们这样,我不管别人,反正要是我下次做生意,也绝对不会再要你们这些人家里的东西,因为你们只会找麻烦,没有信用的人,我们要不起。”你无赖就无赖吧,那么我就放狠话,看看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这……这,不要,我们不要蘑菇了,那个王磊我还有事,先走了!”就看到有人开始临阵脱逃了。

  对簿公堂,这个他们可是有些害怕了,看来这个叫赵二郎的很厉害,原本有四家,现在已经走了两家,还剩下两家,李二却是一副无赖的样子,非要不可,但是二郎也毫不示弱,最后另一家也离开了,就剩下李二了。

  “说那些只不过是吓吓人,老子才不会相信呢,你别整那些有的没的。”李二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得意的看着二郎,你没辙了吧。

  二郎讽刺的一笑,这个无赖。“想要蘑菇好啊,你出二十五钱买,没有钱就请离开。”他看的出来这个人根本就一文钱没有带,纯粹是来找事的。

  李二哪里有什么钱,上次卖蘑菇的钱早就被他花完了,他只不过想趁机浑水摸鱼,偷点儿蘑菇拿去卖钱,而且他知道就是王磊那傻样根本就不会发现,不过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赵二郎,坏了他的好事。

  李二现在是骑虎难下,让他这样灰溜溜的走了,是完全不可能,说什么也要捞点好处。“二郎哥哥,瞧你这话说的,我呀就喜欢结交你这样的朋友,刚才啊,不过是说了一些气话,您千万不要往心里放,如果想要蘑菇尽管跟弟弟我说,我可以帮你收购更多更好的蘑菇,就是……”他搓了搓手,意思是先给点银子使使。

  称兄道弟,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李二,很抱歉我已经收够蘑菇了,这样吧,二姐、姐夫,你们看看李二兄弟卖了多少给我们,我们全部给他,让他给银子。”二郎心里冷笑,我弄不死你,你想占便宜是吧,那我就让你占个够。

  李二一听二郎让王磊他们把蘑菇给自己,立马就高兴了,可是铜钱她没有……

  “好了,李二哥,这个总共是你卖给我们的,三十斤的蘑菇,现在都在这里了,按照二十五文一斤,总共是七百五十文。”王磊把账算得清清楚楚,面无表情的对着李二说道。

  二郎这个时候走过来,看着那蘑菇忍不住笑了起来,“姐夫,也别七百五十文了,我们卖他一个人情,就七百文算个整数。李二哥你觉得可好?”

  李二有些头晕,自己好像被绕了进去,但是又觉得人家说的在理,到底是哪里不对?他脑子里是一片混乱,主要没有听清多少文一斤,一听到二郎说给了他一个优惠,还以为是自己占了便宜,但是铜钱却一个子都没有。

  “李二哥,你到底要不要?你看这日头多大?哦,是不是李二哥忘记带银子了,那您快回去拿,我们给你留着。”二郎的话一出口就看着李二哥的脸一阵红一阵青,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的就往外走。

  二郎依旧不死心的道:“李二哥,你别忘记拿银子来取……”

  只见那李二走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很快背影都看不到了。

  屋里还有一个因为中暑躺在家里的妇人,她也是要求退蘑菇的,但是刚刚听到外面的那些话,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没有想到之前对自己说话的那个人居然是大买家。那么自己家里以后卖东西,他不会不要了吧?

  王李氏看着狗蛋娘的变化,看着她纠结的样子,忍不住拍了拍她的shou:“狗蛋她娘,老身之前的话,你也听到了,现在觉得是不是有了几分道理,做人也好、做生意也好,最重要的是诚信,不能悔棋,不然一招出错就满盘皆输。”王李氏也是读过几本书的,话语中也透着深刻的思想。

  狗蛋娘确实已经后悔了,“大婶,那我们家以后要卖给你们东西,你们还要么?”这才是她最担心的问题,其实她的性子一点儿都不泼辣,倒是真的有些固执,要不是因为人家说蘑菇的价钱给的太低了,她也不会来,而且还闹出这么个事情,要是以后人家都不要自己家的东西了,那这日子还能怎么过,做人、做买卖都是要有诚信,可是她明白的太晚了。

  赵二郎、赵竹香和王磊一同进了堂屋,就听到狗蛋娘抽泣的声音,忍不住开口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后别再听风是雨就好了。”

  二郎的话就如同给了她一颗定心丸,她感激的热泪盈眶,“自然自然……”

  退蘑菇事件已经告一段落,赵竹香觉得自己的弟弟真的有些陌生,他不是一直是那种老实本分的人嘛,怎么能也会有这样无赖的一面,两个人一起长大都没有见识过,而且她觉得二郎真的跟之前很不一样,他能巧妙对付那些难缠的人,让无赖的人灰溜溜的跑掉,那么为什么二郎之前还是那么傻的让娘打他,说几句好话不就行了。

  提到赵孙氏,赵竹香心里就是特别的烦躁,她不明白甚至不理解自己的娘为什么非要那样对二弟,二弟对娘的孝顺和任劳任怨,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娘却是那般的不可理喻。

  “二郎,你刚才很厉害!”王磊说这话,完全是发自内心,他没有想到二郎会这么厉害,本来以为蘑菇肯定要给人家,要不然就……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圆满。

  赵二郎又恢复了那种憨厚的样子,憨厚的一笑道:“姐夫,你说笑了,我就觉得那些人有些太过于无理取闹了,所以才……你们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们家要直接把蘑菇给那些人对不对?因为我不想那些人在家里闹,芸儿她讨厌吵闹了,而且也不想让娘为难,所以我们就干脆利落的把蘑菇给了他们。不过芸儿说那些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把蘑菇再次送来,所以我们也就不担心了,而今天这里情况不一样,这些人直接就来吵闹,你们不让我参与,我心里看着他们这样,就是一肚子的气,所以也就凶了不少。”

  赵竹香听到这话就知道原来二郎是在为家人考虑,所以就没有继续纠结。王李氏倒是没有说什么话,这事解决了,打算留二郎在家里吃饭,可是二郎哪里会同意,家里有芸儿他不放心,说什么都要回去。

  “大娘,等我们把蘑菇卖了之后,有了时间就带着芸儿一起来看您。”二郎的话让王李氏心里满足了,可是现在都到晌午了,哪里能让客人不吃饭就走的,外人知道会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抠,连顿饭都不管。

  “二郎,你看现在的日头那么大,而且就算你不吃,小磊也要吃饭,而且芸儿也不是小孩子,一个在家里能有什么事情,你太过于担心了,等吃完饭,就回家,到时候大娘我绝不拦你,你看这样如何?”王李氏不让二郎走,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二郎真的不好,再说什么,要是再要走,就是太不给面子了,而且大娘都一把年纪了,自己哪里忍心惹她伤心,就点头答应了。

  赵竹香去厨房里准备,二郎和王磊有句没句的聊着。“二郎,你们真打算都肿豆子吗?我是说万一要是卖不出去怎么办?”

  赵二郎没有生气,也知道王磊是为了他们好,但是这事是不会改变的,“姐夫,这事啊,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相信芸儿。其实即使卖不出去也没有什么,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都是芸儿的功劳,只要她喜欢,我都会支持的,而且我不忍心伤她的心,她的想法有时候真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想让她开心。”

  赵二郎说着李芸菲,都会觉得特别的开心。王磊没有继续在说下去,作为一个男人,他懂二郎的想法,因为就如同他一直觉得对小香感觉愧疚一样,没有让她跟着自己过好日子,一直都是让她受苦,想要补偿。

  “二郎,要是以后有什么难处记得给姐夫我说,还有你们榨油什么时候需要帮忙,也要开口。对了,你们房子打算什么时候修缮,我去帮忙。”王磊一口气说了三件事,句句都在表明自己要帮忙。

  本来那天说好等稻子脱粒好之后就修缮房子,可是又遇到了退蘑菇的事情,所以就一直耽搁了,一直到现在房子还是没有修缮。

  “姐夫,要不这样吧,等我们把蘑菇卖了也就有时间了。”二郎觉得蘑菇还真是一桩心事,等这事完了,才有心情去准备其他的。

  王磊也觉得这样最好,免得蘑菇的事情夜长梦多,如果加上李强那边收购的蘑菇,差不多也应该够了,那么明后天差不多就能够去欧阳明轩那里送货了。

  李芸菲在家里做好了饭,可是一直不见二郎回来,心里不乏有些担忧,小馨l拉着李芸菲的手道:“阿姐,你别担心了,说不定是有人留姐夫在家吃饭了,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李芸菲看着小馨点点头。“小馨,那我们先吃饭把。”刚吃饭没有多久,就听到传来敲门的声音,二郎不在家,她一个妇人还是会有些担心的。

  “阿姐,我去开门……”小馨起身就要去,不过李芸菲却让小馨坐好,自己去看看。“小馨,你坐好,我去就成。”她倒不是担心有坏人,就是怕赵孙氏又上门来找麻烦,她是最讨厌应付麻烦的,所以才会这么纠结。

  “开门、开门,都死了吗?”门外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不是赵孙氏又能是谁?

  李芸菲一手拉开门,也不管赵孙氏是不是站的住,赵孙氏被晃得有几分难受,看着开门是李芸菲就忍不住骂道:“你哥臭婆娘,要死了,没有看到老娘在门口吗?要晃倒摔死我。”

  李芸菲看着赵孙氏脸色就不好看,死老太婆没事来这里干什么,真是讨人厌。冷冷问了一句。“有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的婆婆,你的长辈,你可真孝顺,不让我进去?”赵孙氏推开李芸菲就打算往院子里走。

  李芸菲看着快步走在前面的赵孙氏,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家里的兔子,她……

  想到这里,赵孙氏已经走进了兔棚,看着一窝兔子,忍不住喜笑颜开。“小菲啊,这兔子能不能给娘两只?”

  李芸菲看着被赵孙氏提着耳朵痛苦挣扎的兔子,心里压着的怒火,一下子喷发了出来“这兔子那么小,也不能吃,就让它在这里长好了。你能不能放下兔子,它很痛苦。”

  “你到底给不给?”赵孙氏看着兔子哪里会撒手,本来前几次就看到了,想带走的,但是觉得兔子太小了不好养活,就让它们在二郎这里多住几天,今天听说二郎不在家,那么就算自己拿走了,李芸菲也只有哭的份,她敢打自己不成。

  “不给。这兔子是分家之后的,你不能拿走。”那四只小兔子,是李芸菲上次的意外收获,这群小家伙特别的可爱,她和二郎这段时间,天天早起割草喂兔子,就希望兔子快点长大,生小兔子,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就被赵孙氏看到了,而且硬要带走。

  赵孙氏没有想到李芸菲当着会不给,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提着兔子就往外面走,李芸菲从赵孙氏的背后拉她,“把兔子放下。”

  赵孙氏看着自己的没有办法得手,心一狠,大不了鱼死网破,把兔子往地上一摔,然后就看到兔子艰难的蹬了几下腿,就不在动了,地上还有一滩血迹。

  赵孙氏得意的笑着:“死了死了,大家都没有了!”

  李芸菲心疼走上前去。‘啪啪’照着赵孙氏的脸就扇了过去,她不是想笑吗?笑死她,抽死她,她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对着赵孙氏拳脚相向,那兔子好不容易长了一点儿,却没有想到居然被赵孙氏摔死了,好像是自己的希望被打破了,赵孙氏没有想到李芸菲会这样,她站的有些不稳,不过自己也不会这样让李芸菲打,手里的拐杖就朝李芸菲招呼了去。

  “阿姐……”小馨看着赵孙氏拿着拐杖朝着李芸菲招呼了过去,她吓得大叫,可是却往了,李芸菲的后背被赵孙氏的那一拐杖打得正着,她闷哼的叫了一声,同样也没有让赵孙氏占了半点便宜。

  “你个臭婆娘,给我放开,”赵孙氏其实也被自己的刚才的举动吓坏了,因为那一拐杖她用尽全力,甚至都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她本没有打算下手这么重的,都是因为李芸菲扇了她耳光,一气之下就就用了全力,不过现在李芸菲的手却死死的拉着她的衣衫,不让她走,她想逃避现场也不行。

  小馨跑过去对着赵孙氏就是拳脚相向,甚至都用嘴巴咬着赵孙氏的手,她真的害怕了,阿姐要是出事了怎么办?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赵孙氏吃痛的抓着小馨的头发,李芸菲痛的已经没有力气,但是依旧把小馨护在怀里,不能让老太婆打小馨,小馨被头发被拉扯的,疼的好想哭,但是这个坏人欺负阿姐,就算自己疼,也要打她。

  赵孙氏拿出拐杖又是一下,但是被李芸菲护着了。这次打在的是她的肩上,她用尽全力的把赵孙氏绊倒在地上,就要晕迷的时候,她在小馨耳边道:“小馨,答应阿姐,别去惹她,别哭……”话都没有说完,就昏迷了过去,疼痛感蔓延她的全身,眼睛已经闭上了,完全的进入黑暗中。

  赵孙氏被这一脚绊倒的不轻,费了好大的劲才起来,不过她并没有直接走,而是往屋里走去,既然李芸菲晕了,那个小兔崽子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不如找找银子在哪?顺手牵羊的拿走。

  小馨坐在李芸菲的身边,抱着她,眼泪吧嗒吧嗒的滴落,她从来没有这样难过过,那个老太婆为什么要这样对阿姐,她又去干什么?为什么自己那么小,为什么自己不是那个老太婆的对手。

  赵孙氏虽然挨了几脚和几耳光,但是丝毫事情都没有,走进房里,就开始西翻翻东瞧瞧,一定要找到银子。

  小馨想着阿姐都已经受伤了,那么家里的东西一定不能让她拿走,那是阿姐和姐夫的。可是阿姐告诉自己不能和老太婆硬碰硬,到底该怎么办,去叫人,但是没有认识的人,而且人家也不一定会相信自己。小馨是万分的纠结,她看着躺在地上昏迷的李芸菲,心疼的不知道咱么办,如果阿哥在好了。

  她在门口看着赵孙氏正在里面翻东西,看着她手里拿着荷包,那个是自己缝给阿姐的。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坏人把她拿走,赵孙氏没有想到最终在床板底下找到了荷包,打开一看,虽然不多只有一两多的银子,但是对于自己来说已经不少了,她刚想把荷包放在自己的怀里,在继续寻找,就听到‘嗡嗡’的响声,她吓坏了,这是马蜂的叫声,可是那里来的马蜂,刚想往外面跑,脚底一滑跌倒在地,“啊……不要啊……救命啊……”

  小馨站在门口,听着屋里的叫声,心里舒服多了,本来正沮丧没有办法帮忙,不巧一抬头,我的乖乖,那不是马蜂窝嘛,正好在头上不远处的屋檐上,为了不让那个老太婆得逞,就算自己被蛰也不怕,于是在院子里找来一根竹竿,找马蜂窝桶去,捅的方向正好是朝屋里去,为了防止马蜂出来蛰人,她把门关的紧紧的,用锁挂上了,所以赵孙氏在屋里被蛰的满头都是包,而且发出那么凄惨的叫声。

  “救命……救命……”她叫声十分的凄惨的,但是没有一个人救她,这个马蜂窝是那种比较大的,大约有个碗口大小,里面有几十只的马蜂。‘嗡嗡’的蛰着赵孙氏,她狼狈的上蹿下跳,就是没有办法逃开马蜂的追击。

  “有没有人……放我出去……”她摇晃着门大叫要出去,她不明白这马蜂是哪里来的,不过这些东西她真的没有功夫去想,就想快点离开这里,被马蜂蛰怕了。衣服也被她脱了下来遮住自己的老脸和手,马蜂真是无孔不入,“你们这群死马蜂,为什么不去蛰他们,蛰我干什么,滚……滚!”她忙了一大圈子,自己偷的荷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不过她倒是一点儿都不知情。

  小馨看着差不多了,就把门打开了,赵孙氏此时已经是惊弓之鸟,她哪里还会管小馨,满脸都是被马蜂蛰的脓包,然后吓的屁滚尿流的除了李芸菲的家,但是屋里确实一片狼藉,小馨看着荷包掉在了地上,激动的捡了起来,放在李芸菲的身上。“阿姐,以后她再也把欺负你了,要是再敢欺负你,我就让马蜂蛰她,蛰的她满脸包。”她说着说着,忍不住哭了,李芸菲依旧昏迷的躺在地上,太阳真的很大,可是小馨跟么抱不动李芸菲,就陪她一起在日头下。

  “强哥,你说我们现在去小菲家,人家不会正在吃饭吧,蘑菇我们总算是收够了,小菲一定会很开心。对了,你回头帮二郎把他们的房子修缮下,我看这几日日头大,八成又有暴雨,要是屋里下小雨,那我可会担心的睡不着觉。”杜云和李强刚从杜云娘家回来,送来了不少的蘑菇,李强感激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加上自己家的那些已经够。

  “小云,这事等弄完之后,要好好的谢谢大哥。你别担心小菲他们房子的事情了,等一会儿我在哪里住下就不走了,非得帮他们把房子修缮好不可。”李强的话一出口,杜云就满足了。

  刚到村口,就看着王磊和赵二郎的也来了,“大舅哥,你这是?”二郎本来打算明天去问问蘑菇收购的怎么样了,没有想到大舅哥亲自给送来了。

  “蘑菇我们收好了,给你送来呢,一共是142斤,你们收购了多少?加起来够不够?不够的话咱们在想想办法。”李强话的让二郎微微有些惊讶,大舅哥收购了那么多。

  “大哥,谢谢你了,这下就够了,你们那有没有遇到要退蘑菇的情况?”赵二郎想到这事就忍不住的开口问着。

  李强摇摇头,这样的情况不会遇到,因为孙爷爷在村里是长辈,好多人都听他不说,而且自己给的价格也应经是很高的,就算有几个人想那样做,也会被人家笑话,不过还有一点儿二郎不知道,就是那些人的蘑菇都是在自己家里晾晒,等晒了差不多再去家里卖,所以不存在那种问题,大不了人家就不卖了。

  “没有遇到,小菲没有跟你一起去?对了二郎,你们家的房子打算什么时候修缮?正好我们现在有空,你看看找个时间。小馨没有给你们惹什么麻烦吧?”李强想到哪就说到哪,也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

  二郎一听大家都准备帮忙修缮房子,就忍不住的开口道:“就这几天就修缮,到时候大家来帮忙就好。大哥你那话说的就不对了,小馨很懂事,有她陪着芸儿,我放心多了,而且今天日头太大了,所以就没有让她跟我一起去,你们今个都来了,小菲一定很开心,本来小菲还跟我说,等忙完了这阵子回家住几天呢。”

  杜云一听这个就激动了。“二郎,你说的是真的,你们有什么活要忙,我们帮你们干,你不知道娘好想小菲,我们就等着你跟芸儿回家住几天呢。”

  说说笑笑已经到了家门口,不过看着大门没有关,二郎就立刻跳下马车往家里走,小馨抬头看着二郎就哭。

  二郎低头看着地上躺着一个人。“芸儿……”他大声叫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芸儿,芸儿……

  “姐夫,阿姐受伤了,呜呜……”小馨看着二郎就忍不住哭了起来,二郎的心被揪紧的发疼,这到底是谁做的,事儿欺负了芸儿。

  杜云下车走进来,就看到院子里一片狼藉,小馨在院子里哭,二郎抱着李芸菲在阴凉处叹气,“小馨,你告诉嫂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别哭,乖!”她拉扯小馨的手往阴凉处走去,小馨却一个劲的哭不说话。

  王磊和李强驾着牛车进来了,眼尖的王磊看着地上一只死兔子和一滩血迹,忍不住心里有些惊秫,这是怎么了?李强还没有发现,就是随口说道:“小菲,你家阿哥来了,怎么都不出来。”

  这话刚说完就看着杜云眉头皱起来瞪他。“小云,小菲呢?她人怎么了?”她刚刚反应过来。

  “阿哥,救阿姐……”小馨跑到李强的身边,拉着李强的手哭着说道。

  李强看着小馨,那双眼睛红的吓人,想必哭了很久吧。“小馨,你告诉阿哥,你阿姐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好好的跟我们说说。”李强看着二郎抱着李芸菲一直皱眉,就知道情况不妙,但是他还是想要了解清楚,不能莽撞。

  “阿姐,是姐夫的娘,她想要家里的兔子,阿姐不给,然后她就把兔子摔死了,阿姐生气旧爱跟她发生了争执,她就用拐杖打阿姐,我看着阿姐被打,就去帮忙,没有想到她要打我,阿姐护着我,又挨了一拐杖,阿姐晕了过去,她居然去房间里找钱,我没有办法,就用马蜂窝蛰了她满头包。”刚开始的时候真的蛮气愤的,听到赵孙氏被蛰的满头包,心里好像舒服了一点儿,不过他们似乎忘记了,二郎还在,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说了起来,其实二郎对他娘也是失望至极,有这样的娘,真是可悲。

  “姐夫。”小馨的低声了叫了一句,怕他不高兴,因为那个老太婆是姐夫的娘,而且自己还用马蜂蛰了她满头包,姐夫不会生气吧?就算生气自己也觉得自己没有做错,谁叫她欺负阿姐的,而且阿姐现在没有醒来,不知道伤的重不重。

  二郎其实没有袒护赵孙氏的意思,本来对上次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的,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趁着自己不在家来这样对芸儿,这一点儿他哪里会同意,于是看着小馨道:“小馨,你做的很好。而且芸儿没有白疼你。”二郎的话让小馨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一直在自责,自责自己为什么没有照顾好阿姐,自责自己为什么那么小,不过现在听着姐夫的话,心里的愧疚稍微减轻了一些。

  杜云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不过现在小菲受伤了,而且不知道伤的怎么样,所以想让大夫帮忙看看。“二郎,我不管你是怎么样想的,现在小菲必须跟我们回家,你们家真是太危险了,你看你不在,你娘就这样对小菲,今天还好小馨在,但是小馨是个小孩子,根本也气不道多少的作用,这事虽然是第一次,那是不能保证就是最后一次,你自己想想怎么解决,我们先把小菲带回家治病。”

  杜云和李芸菲的关系非常的好,上一次二郎挨打,两个小孩出去,赵孙氏就来闹,她就觉得那个婆婆不是什么善茬,不过小菲跟自己说,不理会就好,可是没有想到今天小菲却出事了,让她怎么忍耐。觉得这里一点儿都不安全,虽然二郎没有站在他娘那边,但是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跟小菲在一起,而且那个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他娘,他有逃避不掉的责任,所以想到这里,她下定决心让李芸菲跟着他们回去,不能再这里随便被人欺负。

  赵二郎自然不会同意,他哪能让芸儿走。“嫂子,这事能不能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我会好好照顾芸儿的,她现在这样,我哪能看着她痛苦而不管。现在我们就去找大夫好不好?也不知道小菲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说着说着,心就忍不住疼了,他对赵孙氏是恨得极点,但是那个人是他的娘,他能怎么做,断绝关系是不可能的,到底该这么做。

  李强知道自己媳妇是关心妹妹,这事其实跟二郎还真的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不在,要是在这里,想必小菲也不会受伤,因为他知道二郎不用说也会护着自己妹妹,可是小菲现在出事了,到底该怎么办呢,他也有些纠结了,对于这个妹夫,他是没有任何不满意,但是对于妹妹的婆婆,他是气愤的要命。

  “二郎,大哥我也不逼你,但是你要记住,这是小菲最后一次受伤,如果有人管欺负她,我不管你们之间死什么关系,我都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没有谁能这样随随便便欺负我们李家人。你最好记住这句话。走,我们带小菲去看病。”李强给了二郎最后一个通牒,如果下次小菲在受伤,那么你就即将失去她。

  二郎听到这个没有反对,他不会让芸儿在受伤,王磊一直觉得大娘人不错,但是今天却好生失望,怎么能有这样一个人,这样对弟妹呢,他心里也担心李芸菲的伤势,于是就忍不住的开口道:“大哥,我不会让芸儿在受伤。”

  李芸菲依旧昏迷着,牛车在向着胡郎中家驶去。小馨一直看着李芸菲,心里担忧着。“阿姐,你什么时候能醒来?”

  赵孙氏被马蜂蛰的满头包,她走到家里的时候,把大宝和二丫吓哭了。“娘……好吓人……”

  赵宋氏一回头,看着满头都是包的赵孙氏,有些认不出来。“站在那里要死了,还不快过来扶我。”一听这声音就确定是谁了,她看着这样的婆婆真的觉得十分好笑。但是努力强忍着不能笑。“娘,你这是怎么了?”她明知故问,搭眼一看就知道是被马蜂蛰的,不过想不通的是娘去老二家,怎么会被马蜂蛰。

  赵孙氏疼的哎呦呦的直叫,想着自己怀里还有一两银子,心情就好了一点儿,于是拉着赵宋氏的手道:“小霞,你去给娘找个大夫。”这脸上、头上、手上都是包,刺痛的滋味让她痛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宋氏一听也没有反驳,不过没有白跑腿的活。“娘,我们家里也有铜钱了,能不能给我铜钱,我也好去请郎中帮您看看。”

  赵孙氏怒瞪自己的大儿媳妇。“小霞,你能没有钱,上次我记得二郎给了你们三两银子的工钱,这钱这么快就花完了?”

  赵宋氏一听赵孙氏提钱,也就忍不住开口了。“娘,要这么算的话,您应该比我们有钱,二郎他们每个月不都是给你们钱,难道你都花完了?”句话堵得赵孙氏是哑口无言,她那些钱都给了自己的小闺女,现在手里也就5。6个铜板了,所以才会让赵宋氏出钱去请郎中。

  “这个啊,娘的那些钱还不都帮你们了,上次大宝他们要吃鸡蛋,我买了十几个鸡蛋,难道你没有吃?”她自然不会说自己的钱都给自己闺女了,因为那样的话,老大媳妇不闹翻天才怪,所以她就说是给孙子、孙女花了,她找也找不到证据证明自己的钱给了闺女。

  赵宋氏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赵孙氏是故意不愿意掏钱,所以也不打算去请大夫帮她看病,拉着大宝和二丫就往外面走,嘴里还说着好听的。“娘,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大郎回来么,让他给您请大夫去,因为我要陪娃,您这样两个孩子害怕。”

  因为赵孙氏现在满脸都是红肿的脓包,真的很吓人。她疼的呲牙咧嘴,但是哪里有人管她的死活,赵宋氏早就看她不顺眼了。除了赵孙氏的房门,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想着:死老太婆,还想让我出银子,门都没有,你都这副样子了,还敢板着脸来教训我,看我这么收拾你。

  赵宋氏离开之后,她就躺在床上,睡觉也睡不着,就拿起铜镜照照脸,被镜中的人吓坏了。“不不不……这不是我,绝对不是我……我这么会这么丑。”赵孙氏从年轻的时候就最在意自己的容貌,从来觉得自己的姿色最过于好看,但是没有想到却被男人抛弃。看着镜中这样的自己,就好比被毁容了一般,爱美的她如何接受。

  “啊……”她忍不住哭嚎一声,把人都吓了一跳。

  赵二郎一行人到了胡郎中的家里,这几张熟悉的面孔,他忍不住和颜悦色的问道:“是谁生病了?”抬头看着二郎,他怀里抱着的应该是那次救小孩的妇人。

  “我媳妇,胡郎中麻烦您了。”二郎把李芸菲的伤势说了一遍,胡郎中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还没有听说过有这么恶毒的婆婆,用手在李芸菲的手腕上把脉,发现还好没有伤到内脏,不过后背的那一击,估计很严重。

  “她昏迷多久了?”

  “大约一个时辰左右,胡郎中,我妹妹的伤要不要紧?严不严重?”李强担忧的问道。

  胡郎中眉头一皱,没有说话,这后背的伤要慢慢养,后背的伤真不是一般的严重。“老朽我就实话实说了,她肩上的伤不重,但是后背的那一击对她来说是无法承受的,而且短时间之内是没有办法好起来,我给她开服药,早晚熬给她喝,还有尽量不要让她遇到烦心的事情,因为伤势本来就会影响心情,你们也要多多的理解她。”

  杜云听得不是很明白,难倒说小菲的腰没有办法直起来。要是那样她肯定会受不了,因为她知道虽然小菲不想之前那么清高,但是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就比如她的自信。但是这事会让小菲失去自信的,她害怕李芸菲醒来之后的想法。

  二郎听到这话,他恨死了赵孙氏,她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芸儿又不是自己,她是想打死芸儿吗?二郎担心的看着李芸菲,嘴上苦涩的笑着:“芸儿,你醒来好不好?我们盖新房,离开这里好不好?”心里有一种想法,如果他不是娘的儿子该有多好,那么他便不会那么的为难,但是她伤了芸儿,以后自己对她也不会再好了,因为她从来都是自私的考虑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这样的娘,能算的上长辈吗?还有什么资格让自己对她好,想着李芸菲总是不计前嫌的给娘东西,越是这样,现在他越觉得愧疚,他宁愿芸儿对赵孙氏不好,这样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二郎,你别这样。我想弟妹看着你这样伤心,她一定会很难过的,你应该等她醒来,好好的照顾她的。而不是在这里难过。”王磊不知道这么安慰,其实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真的不好说什么,一直以来赵孙氏对他都很好,甚至比对自己儿子还要好,但是现在李芸菲被赵孙氏打成了这样,他就为难了,为什么人的变化都是这么的大,难道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吗?

  “姐夫,我会好好的保重自己的,你别担心我了,就是蘑菇的事情,要麻烦你帮我们去给欧阳少当家送去了,芸儿现在这样,我没有心情去。”赵二郎现在什么时候都不想做,就想这样陪着李芸菲。

  杜云和李强希望李芸菲跟他们回家,因为二郎照顾,他们不放心。“二郎,我们知道你对芸儿好,可是芸儿现在的身体都这样了,能不能让我们把芸儿接回去,你可以去看她。”

  二郎自然不愿意,他要自己照顾李芸菲,可是又知道家里不可能安静,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找事,所以还是去岳父家好一些,但是自己家里现在也离不开人,怎么办呢?

  “大哥、嫂子,对不起,要不然让芸儿先在家里行不行,等芸儿醒来之后,再去你们那里好吗?”赵二郎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他不能跟李芸菲分开,已经对不起芸儿了,自然要想办法补偿她。

  “这个也成……”李强和杜云也没有反对,都知道二郎这人,就是赵孙氏那人实在是气人,他们都不知道回家之后这么跟娘说,娘要知道小菲出事了,指不定直接就赶来了,在他们家里。都知道一件事,就是娘对李芸菲是宠溺到骨子里,绝不能看着小菲受半点儿委屈。

  赵大郎从田地里回来,就看着赵宋氏在厨房里准备饭,但是没有看到娘,就忍不住问道:“娘呢?”

  赵宋氏见着赵大郎回来就问婆婆的事情,没有说话道:“娘被马蜂蛰了,你去看看吧!”她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虽然两个人在一起总是吵架打架,但是却发现自己离不开他,她是自己的男人,有时候想要看着他吃瘪,但他真受了委屈啥的,自己还会忍不住为他难受,这就是传说中的变态心理吗?

  赵大郎走进赵孙氏的房间,就看着赵孙氏疼的哎呦哎呦的直叫,大郎一听这声音,就忍不住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

  赵孙氏看着终于有人问她了,一看是自己的大儿子,总算没有寒心,“大郎,你去帮娘把胡郎中找来行不?我这脸都没有办法贱人了,疼死都……”

  “娘,你没事捅马蜂窝干什么?不然也不会被蛰的满头都是包?”

  赵孙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不能说是被那个臭丫头害的,因为没有人会会相信,毕竟小馨是个十岁的女孩,而且她又不能说自己是去了二郎家把李芸菲打了,把兔子摔死了,把银子拿走了,想到银子,她就开始摸着自己的怀里,半天也没有找到。心里就有些奇怪,自己明明揣进怀里的,怎么会没有呢。

  “娘,我会找胡郎中给您看看,你这脓包很重的。”大郎略微担心的说道,实在想不明白娘亲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去捅马蜂窝呢,眉头不由的皱了皱就走了出去,“大郎,娘的伤好一些了么?”赵宋氏像模像样的问着,嘴上关心着,心里可不是这样想,她巴不得赵孙氏变成这样,这样以后就没有人教训自己,说自己的不是了。

  赵大郎想着要去请郎中,就对赵宋氏道:“给我拿五百文铜钱,我去请胡郎中给娘看看伤,马蜂蛰的真的好厉害。”

  赵宋氏一听说要拿钱就不乐意了。“大郎,不是我说话不好听,娘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儿子,凭什么娘生病了,都要我们拿钱,这个我不依,你去找二郎一起商量,大家一起拿钱给娘看病。”

  赵大郎知道这话,但是娘现在这样,他真的不放心,但是这个婆娘又不给自己钱,要不就先把胡郎中请来,到时候再说给钱的事情。他快步走出了门,赵宋氏看着大郎慌忙的背影,在后面嘟囔了一句:“急着去投胎啊,死男人!”

  赵孙氏疼的睡也睡不着,吃也吃不下,就看着她躺在床上哼唧哼唧的叫着,脸色惨白难看的要命。“水……水……”她口渴的要水但是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赵宋氏本来是打算找赵孙氏说药钱平均分的事情,没有想到就听着老太婆喘息着要水喝,她犹豫了一下,从桌子上掉了一杯水,不过水里放了一点儿其他的东西,死东西让你平时总是对我那么凶,看我整不死你,就算整不死你,也不会让你好受。

  “娘,喝水……”赵孙氏看到了水,就忍不住喝了,没有喝一口,就吐了出来,然后呛得一个劲的咳嗽。“你……咳咳咳……你居然在里面放辣椒,给我水。”赵孙氏被辣的结巴着说不出话。没有错赵宋氏就是在水里放了辣椒面,让赵孙氏辣的眼泪鼻涕横流,谁叫她之前对不起自己的。

  赵孙氏一下子站了起来,二话不说的就端起水壶就喝了起来,可是水壶里没有了水。“水……”然后她推开门就往外面走,看着缸里的水,拿起舀子舀水喝。

  赵宋氏看着赵孙氏那样子,真觉得好搞笑,她不怕赵孙氏报复自己,因为现在好多事情,她都要求着自己。

  “老大媳妇,娘平时对你不错,什么事情都想着你,你看看你,现在居然对娘落井下石,居然放辣椒面,你是想让我死的更快一些吗?你说说你就怎么就这么狠心啊。我自认为对你已经够好了不是吗?”赵孙氏心头辣的冒火,声声泪下的控诉着赵宋氏不应该这样对自己。

  赵宋氏自然不会这样任由她说着,她忍不住笑了笑道:“娘,你记性真差,真的能胡扯,前不久都下雨了,你还不让我睡觉,让我去下地干活,天不亮就让我起床洗衣服。你还真的对我很好,我怎么你了,不就放了一些辣椒吗,你吃了也不能怎么样。”她一点儿都不觉得羞愧,这样没有什么好羞愧的,因为是老太婆先不仁的,自己当然也会找个时机好好的教训她一番,自己受的委屈,怎么能不白受。

  赵孙氏一听这话,心里不由的紧张了一下,她确实没有想到自己之前对老大媳妇原来是这么的苛刻,她不会想办法对自己下手吧,不得以示弱道:“老大媳妇,过去是娘不对,你就大人有大量别跟娘一般见识,今天的事情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你看我现在还被马蜂蛰的的伤没有好,你就可怜可怜老太婆我吧。”因为大郎现在不在家,她又被马蜂蛰成这样,自然是比较弱的,万一老大媳妇恼怒了吃亏的开始自己,于是才会装孙子。

  “娘,你这话说的真好听,可是我之前求你的时候,你说了什么?你说打你是为了你好,让你多干活是为了让你们的日子更好,你作为晚辈什么事情都是应该的。那么现在我这样对您,也是应该的不是,我告诉你,我叫你一声娘是抬举了,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你要干像大郎告状,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今天是辣椒面。以后还不知道是什么?”她就是在威胁赵孙氏,因为现在赵孙氏被马蜂蛰成这样,根本就傲气不起来,正好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她就这样冷冽了说了几句。

  赵孙氏虽然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恼怒,或者不同意但是她现在都必须服软。“小霞啊,你对娘那么好,娘哪能说你的不是,你孝顺、能干、温柔大方,是娘最好的儿媳。”这句话说得虽然没有一句是真的,全是他妈的胡编瞎造,不过赵宋氏却听着心里美,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不过她还真的有点脑子不好使,要不然怎么就因为赵孙氏这几句话就蒙混过去了。

  赵孙氏看着赵宋氏没有再找自己的麻烦,就慢慢的走进屋里,但是这事她记在里心里,“宋梅霞,你敢这样对我,我以后弄不死你。”放狠话每个人都会说,但是现在她满脸都是包的说着这样的狠话,似乎一点儿用都没有,还不如多关心一下自己的老脸比较重要。

  李芸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只觉得后背很疼,嘴里大声的咋呼了一句:“小馨,别怕!”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牛车里的人都听见了,小馨紧紧的拉着李芸菲的手:“阿姐,你醒了,我没事,阿姐,对不起!”

  睁开眼睛发现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些转不过来,自己不是正在跟赵孙氏打架吗,她摔死了自己的兔子,自己就抽死她,可是没有想到居然出师不利的被拐杖打中了。

  “二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小馨、嫂子?这是哪里?”李芸菲看向四周,看着眼睛发红的二郎,她忍不住伸手抚摸着二郎的脸颊。“二郎,害你担心了,兔子死了。”其实别人不明白兔子的重要性,不明白为什么李芸菲会那么冲动的打赵孙氏,但是二郎能够理解。二郎第一次见到兔子时的激动,如小孩子般可爱,照顾兔子就如同照顾孩子一般的细致,本来这几只兔子还没有满月就被李芸菲给抱来,二郎就弄最细腻的青菜,而且把青草剁碎了给兔子吃,他还给李芸菲说过,以后能兔子长大生了小兔子,就给它们建更大的窝,二郎在乎的,李芸菲也会在乎,如果他喜欢的东西被人抢走,她便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给抢回来,所以越是这样,二郎的心里才更加的难受。难受的是李芸菲受伤,难受的是兔子的死亡。

  “婆娘,只要你好好的就好!”二郎看着窝在他怀里的李芸菲,艰难的笑了笑。

  “阿姐,你还痛吗?我把那个坏人蛰的满头都是包,然后灰溜溜的跑走了,还有这个荷包是阿姐的,谁也不能抢走。”小馨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想到之前的事情,就像是一场噩梦,她好恨好恨那个人,恨不得杀了她,是她害阿姐生死未卜,是她想要偷走阿姐的东西,就是要打得,蛰死她。

  杜云忍不住咳嗽了两句,因为二郎还在这里,她不想二郎听着心里不舒服,就拉着小馨不让她说。李芸菲没有想到年纪只有十岁的小馨居然这么勇敢,居然敢去捅马蜂窝,而且把马蜂都弄屋里去了,万一要是蛰着她自己怎么办?这孩子怎么这么让人省心。“小馨,可是万一马蜂要是蛰着你自己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蛰着就蛰着呗,反正我不能让坏人拿走阿姐的东西,不能看着阿姐被欺负。”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儿也不像是小孩子,那小模样一板一眼,倒是让人觉得十分的出气就对了。

  二郎站在了小馨这边。“芸儿,我觉得小馨值得表扬,她非常的勇敢。”

  李芸菲知道自己受伤这件事,二郎和赵孙氏的关系就越来越僵了,这并不是她想见到的,哪里有娘这样对自己的儿子的,对于兔子的事情,和赵孙氏去他们房里翻箱倒柜找钱的事情,她厌恶到了至极,还好当初钱都没有放在一起。

  大家多多支持,么么。

  推荐好友陆天舒的《十两王妃》

  连接:http://。xxsy/info/450154。html

  简介:她是皇帝用十两银子买来送进恩王府最不值钱的王妃。

  一张丑颜遮掩了她神秘的身世,世人都道恩王妃最不值钱。

  却不知,她本身就是这个世局里所最抢眼的值钱货!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当各大世家,各大国倾巢而出只为寻一女子时,大倾国,才隐隐约约间的明白,他们买了一个麻烦人物!

  【片段一】

  某日,某人天观星测,负手而立。

  “娘子,你为何看天?”

  “在看读书人不懂的东西。”

  “何为读书人不懂的?”某男好奇发问。

  “你可知天上为什么会出现月亮星星?”

  摇头。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六十九章:小馨机智,满头包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