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农家小媳妇 极品太子爷 妙手小村医 妙手回春 美妙人妻 吹灯耕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172章:年夜饭

   章节名:第172章:年夜饭

  这过年也是讲究的,从年二十三就开始忙碌。

  小孩唱着关于过年的歌谣:“二十三祭灶天,二十四写联对,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割年肉……初一初二磕头儿,初三初四耍球儿,初五初六跳猴儿……”

  转眼间也年三十,这天更是要忙碌了,家家户户杀鸡宰猪,这顿年夜饭要吃的热热闹闹的。

  自从许妮过门之后,二郎和大郎两家的关系也就更好了,再加上李芸菲怀孕了不能干重活,就算是轻活也不打算让她做。二郎一个人哪里能忙的过来,火锅店也暂时关门了,至于赵孙氏她跟赵恩生走了。

  本来依照赵恩生的意思是打算自己走的,但是赵孙氏楚楚可怜的样子,说他们已经错过这么久了,不想在因为距离分开了,赵恩生心里本来就心存歉意,自然也就答应带她一起回去,她就算有再多的不是也是自己的夫人。

  赵孙氏想要跟着去帝都的原因很简单,她想知道真相,没有来得及开口问的真相,她见过秦晟,知道秦晟在帝都,所以才会非要跟着去不可。

  不过因为赵孙氏不在家,他们这个年过的更自由一些,也更加不受拘束。

  这不贴年画、贴窗花,大家都忙碌个没完没了,但是李芸菲却只有看着的份,大家都不让她做。

  “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

  “这个我可以的!”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成!”

  “二丫,你去看看饺子包好了没有,我来帮忙扶着就好了!”

  二丫摇了摇头:“婶婶,我自己来,不饿!”

  李芸菲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挫败感,怎么连小吃货对吃食都没有兴趣了?

  “芸儿,你现在坐着休息一会儿等着一会吃饭就好了,别的事情都不需要管了。”赵二郎看着李芸菲一直弄这弄那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说道。

  李芸菲看着二郎微微撇撇嘴巴道:“你就让我弄一会儿就是了,我觉得这样真的太无聊了。”

  赵二郎知道李芸菲是闲不住的主,但是依旧不能让她干活,万一累着了真的不好。“芸儿……你说饺子怎么包比较好看?”

  这包饺子的活累不着,而且李芸菲穿越之后第一次包饺子呢。“二郎,这个可以交给我了,我会包,你要不要跟我学。”

  年夜饭有很多的讲究,这一顿饭一定要吃的好,寓意着来年丰衣足食,而且一年下来了省吃俭用的,还不都是为了过年这天。

  不过过年必不可少的就是饺子,这包饺子虽然不是十分困难的伙计,但是人多的话,要包很多的饺子,之前家里穷,哪里能吃上饺子,也只有看着别人吃的份。

  这一年的变化很大,去年的时候,小菲没有过门,二郎还跟赵孙氏他们一起过年,好的没有吃到,基本上都是剩菜剩饭。真的不敢甚至不愿意去想之前过的日子。

  李芸菲感受到了二郎情绪的变化,不由的紧握住他的手:“二郎,你还有我呢。今天晚上是谁做大厨给我们做饭?”

  赵大郎本来对厨房里的事情一窍不通,除了烧火不会盖别的,不过许妮过门之后,他也主动帮忙跟着也学了不少的手艺,还时不时的向二郎讨教一番,他们两个人的手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在提高。

  “是大哥和大嫂,咱们两个人负责包饺子。”二郎看着李芸菲,觉得这饺子也没有什么难度,可是为啥自己包的要不就是露馅子了,要不就是馅子放的太少了,而且为啥芸儿包的都是一个个的直站着的,而自己包的就全部的躺着了,好像没有睡醒的一般。

  李芸菲点点头,许妮的手艺也不错,看来大家都是吃货,只有吃货才能做出好吃的东西。

  “二郎,我不是给你说要捏紧吗?你这样的话到锅里都是烂掉了,到时候大家都吃饺子皮了。要不你就别包了,你给我擀饺子皮吧。”之前的饺子皮就是二郎擀的,不过他的速度快,所以没有擀多久,就已经有很多的面皮了,所以才会停下来帮忙包饺子,可是他没有包过,跟着李芸菲像模像样的学着,但是成绩却不是十分的理想。

  二郎不想李芸菲太累,家里虽然算上大宝和二丫才六个人,不过要是让李芸菲一个人包的话,也要包上好久,他们还打算把明个早上的给包好了,不然谁能起的那么早,不过年初一主要磕头拜年,赵孙氏不在家,也省了很多的事,而且赵光亮那边,他们已经不怎么联系了。

  一些本家之类的,还是受不了礼节上的形式以及拜年之类的。

  赵大郎在厨房里里帮忙洗菜切菜和烧火。他每样都准备的妥妥当当的。“妮儿,还有什么活需要我做吗?对了,我看到二郎家里的水管不错,这样一来也就不用去跑很远的地方挑水了,等过段时间暖和了,咱们也在家里弄一个怎么样?”

  许妮点点头道:“大郎,都听你的。”

  本来是打算把许老爹接过来一起过年的,可是许老爹却不愿意,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地方去,本家的大哥叫他告诉一起过年,而且他年纪大了,也不想到处乱跑了,闺女好不容易都获得幸福了,自己心里也早该心满意足了。

  说起那水管,还真的是一波三折,上一次的时候刘二郎放火烧山,下面的竹管全部都给烧了,不过山上的倒是没有问题,经过他和李芸菲的商量,就把准备放在暗处,也就是说用要挖出一条小沟,把水管放在里面,并且用土覆盖,这样一来确实好了很多,而且李芸菲一直担心的问题也没有再次发生。

  不过天气冷了,水流的速度就慢多了,不过家里有几个大缸,趁着有水流的时候,就多接了一些水,天气冷,溪水也会上冻,冬天的时候,大多人都以雪或者冰为水源,而且这些东西也不脏。

  “妮儿,等后天我们带着大宝和二丫给爹拜年去吧。”过年这几天是一年之中最冷的。

  许妮原本的意思是觉得天儿冷,但是娃去万一得了风寒也麻烦,不过又一想,如果不带着娃去,别人可能会说自己这个做后娘的根本就不爱孩子,八成心狠。

  心里微微有些纠结,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是最好的。“大郎,这是看看后天的天怎么样,天气要是不错倒是真的可以。但是天气要是太冷了,还是另作打算吧。”

  赵大郎觉得许妮是能成为他的媳妇,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福气,而且她对大宝和二丫那么好,对待自己父母也是极为孝顺,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不让人捧在手心里爱着呢。

  “妮儿,别到时候再说,要是天气冷多穿几件棉衣就是了,本来早该带着他们去看望老爹了,可是这不一直没有时间。对了最近火锅店的生意怎么样?”赵大郎不去火锅店里帮忙,因为榨油的事情这边需要他,而且现在二郎要在李芸菲的身边随时照顾,所以就只好自己忙一点儿。

  许妮忍不住笑了笑:“大郎,要是天气不好就不去,我爹他能够理解的。而且你对我那么好,我们村里的人都羡慕我呢。”

  赵大郎把许妮拥在怀里,就被许妮拒绝了。“大郎,你别闹了,以后小菲和二郎把饺子包好了,我们还没有做好菜就不好了。我们也赶快抓紧时间吧。”

  二丫和大宝两个奶包,拿着窗花和浆糊在窗户上贴,他们两个人贴了很多,这样似乎看起来年味更加的重了。两个小家伙忙完了,走进屋里,忍不住跺跺脚,显然这脚是快被冻麻了,所以也只有这样似乎能够好一些,“大宝、二丫外面是不是起风了?”

  记得冬天只要一刮风,这天肯定会冷,尤其是西北风一刮,吹在脸上,会感觉像刀子割得一般疼痛。

  二丫和大宝点点头,又摇摇头。

  “婶婶,外面没有刮风,不过天气冷了。”

  李芸菲让二郎去给孩子们倒杯热水,只要好能暖和一会儿。“婶婶、叔叔,这是做什么好吃的?”

  这穷人家里的过年就是难,连大宝和二丫两个孩子都没有见过饺子,李芸菲心里微微有些酸涩。

  “这是饺子,不过现在是生的还不能吃,要煮熟之后才能吃。”李芸菲一本正经的说着,时不时的看着大宝和二丫。

  二丫看着躺在盖子上面的饺子,忍不住嘲笑的道:“婶婶,这个是不是叔叔包的,真是丑!”

  大宝忍不住白了二丫一眼,好像在说,你还不会包呢,你说人家干什么?有本事你自己包一个去。

  这句话让二丫记在心里,直接就跑了过去,将手洗的一干二净,她先观察看李芸菲是怎么拿饺子皮和肉馅子的,她和跟着像模像样的学着。

  李芸菲觉得二丫很聪明,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你可别小瞧人家,人家做事可是像模像样,而且虽然不是特别的好看,但是没有露馅子。而且也没有烂。

  “二丫,你真的好厉害,比你叔叔可是厉害多了,你包的比他好看多了。”李芸菲也不是故意说假话,事实就是这样。

  赵二郎嗲怪的看了李芸菲一眼,好像是十分不满意一样。“你就不能给我点儿面子,我做的真的有那么差吗?”

  二丫非常不给面子的拍着二郎肩膀道:“叔叔,你看我都比你包的好,怎么办呢?”

  二郎相当的无语,承认吧,在包饺子这里他没有那块细胞,所以也怨不了别人,确实包的不好看。

  “二丫,既然你会包,那你就坐在这里帮着你婶婶包饺子,看看谁包的好。”二郎忙着擀饺子皮。

  大宝也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但是貌似他觉得自己插不上手,好像根本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一样,“哥哥,你要跟叔叔一起擀饺子皮,不然没有你饭吃。”

  二丫就是这样霸道的小丫头,大宝洗干净手,也参与了进来。

  他们很快便把饺子给包好了,这个时候大郎和许妮也把饭菜给做好了,大家也能热热闹闹的吃个团圆饭了。

  这古代的年夜饭是相当的无聊,没有春节联欢晚会可以看,也就是凑着人多热闹,李芸菲突然想到之前看的一则新闻,说古代为什么孩子多,据说是娱乐项目太多了,只能在床上嘿咻嘿咻的造孩子了。

  想到这里她顿时把自己逗乐了,她现在是个大肚婆,今天小家伙却安静多了,是不是知道今天是过年,所以才没有继续折腾自己呢。

  “芸儿,笑什么呢?”赵二郎看着李芸菲笑的那么开心,忍不住凑上去问,李芸菲的脸颊不由的绯红,那种事情她怎么能给二郎说呢,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什么的。

  “你们两口子也别腻歪了,来来吃饭了!”赵大郎忍不住打断他们,大家齐努力才做出了这顿饭。

  “芸儿,你快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有没有二郎做的好吃?听说二郎快得了你真传了,等你生完娃身子恢复好了,我也要拜师跟你好好学学,增加厨艺。”许妮觉得这样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感觉特别的好,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似乎这样就是他们想要的。

  李芸菲也没有反对,她夹了一口,觉得味道很好,这是炖的兔子肉,越吃越是觉得十分的有嚼头。

  “嫂子,你手艺不错啊,你这样的手艺,哪里需要拜我为师,以后我们两个人互相切磋就是了。”她一本正经的看着许妮,这手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火锅的原因,比那些酒楼里的大厨做菜好吃多了,如果被那些大厨给听到了,是不是鼻子都要气歪了。

  许妮难得被人夸奖,心里甜滋滋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我们吃饭吧!小菲我给你说咱们火锅店里也有一个人厨艺很好,就是那个叫做马云的,那孩子年纪不大,看上去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面拉的不错,而且还会做别的吃食。”

  这是李芸菲第二次听许妮提起马云,本来是打算问问小馨的事情,让她过来一趟的,可是小馨最近都没有去铺子里,所以这样的想法也只能就此打住了,不过如果是杨泽坤让小馨伤心了,但是那个马云就算是英雄救美,也不代表小馨一定会接受,当一个人的心里已经认定了,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改变的。

  马云她倒是知道,不过详细的信息就不了解了。

  赵大郎听到许妮提到别的男人,心里微微有些吃味,但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媳妇是个什么样的人嘛,所以就只是笑笑,手放在许妮的腰间,轻轻的扭了她一下。

  “哎呦……”许妮有些吃痛的叫了一声,二郎和李芸菲低头吃东西,假装没有听见,许妮怒瞪着大郎,好像十分的不满意,你为什么要掐我呢?

  赵大郎一脸无辜的样子,好像她根本就不知道似的。“妮儿,我不是故意的,那个马云真的有那么好吗?做菜比我做的好吗?”

  他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许妮。

  许妮觉得这是什么跟什么,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说,他想到哪里去了,自己是那样的人吗?而且自己人都是他了,不过他为自己吃醋了,那别扭的样子到真的有几分可爱,跟本来木讷的大郎倒不是十分的像。

  李芸菲怎么感觉这些伎俩貌似是从二郎身上学到,之前二郎就是喜欢那样跟自己闹,不过二郎不会在外人的面前,私下里会没完没了的折腾自己,不过那个时候二郎超级的没有自信,总是想着让自己跟别人在一起就会幸福。

  心里忍不住的心疼这个笨蛋了。

  李芸菲想着穿越而来的事情,想着跟二郎在一起的事情,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二郎……”嘴里甜腻的叫着,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二郎被这声音酥了骨头,心里痒痒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芸儿……”

  二丫和大宝根本对他们视若不见,反正他们不饿,这么多好吃的,他们要尽快解决,他们的心思就是这么的简单,一时间似乎吃了很多,没有多会儿就有些撑了。

  年夜饭在说说笑笑中已经到了尾声,吃完饭就这样散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似乎有点不太好,但是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李芸菲想到了真心大冒险,不过她就是一个喜欢热闹的性子,而且这个点也睡不着,索性就带着大家来玩游戏了。

  李芸菲把规则简单的说了一下,大宝和二丫也欢乐的要参加,不过有两个奶包在,气氛就活跃多了。

  他们没有筛子,就只能用击鼓传花的方式,如果最后的东西在谁得手里,谁就要接受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的。

  击鼓的活交给了大宝和二丫两个小孩,他们欢喜的敲着,就四个人传的也十分的快,不过鼓声停了,正好到了许妮的手里。

  李芸菲笑的十分奸诈的样子,让许妮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嫂子,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李芸菲觉得要为大郎谋点福利。

  许妮怯怯的看了看李芸菲一眼,有几分讨好的意思。

  赵大郎也不知道李芸菲会搞出什么花样,不过他知道李芸菲觉得不会伤害许妮就对了。也就不担心了。

  许妮最终选择的是真心话,大冒险想着就觉得有些吓人了。

  李芸菲一本正经的看着许妮,忽的说了一句,“嫂子,你要说实话哦,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大哥的?”

  好吧,李芸菲承认自己有些八卦,不过这里还有两个奶包在,不能问太过于火的问题,而且如果自己问的是闺房里的事情,二郎还不把自己就地正法了,就算现在是大着肚子就地不能,但是也会被他笑话死的,所以还是问点儿别的吧。

  许妮脸颊娇红,心里有些羞涩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比较好,但是她知道肯定是要回答的,不然他们可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尤其是小菲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哪里能够轻易放过她。

  大郎其实心里也是十分的期待许妮的答案。

  赵二郎觉得自己家宝贝估计就是日子觉得太无聊了,要不然怎么会想出这些整人的法子,不过到还真的有意思,他其实想知道跟李芸菲问许妮的一样,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有些时候人都是喜欢八卦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总是怀着一份好奇,想要知道对方心里的答案,因为有些话不是一下子就能说开的。

  许妮低着头,不好意思,声音如蚊鸣道:“就是大郎那次我走了,他为了救我受伤了,我心里很难受,又很自责,如果不是我的一意孤行,他或许就不会受伤。”

  赵大郎忍不住把许妮拥在怀里,“妮儿,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不过能让你喜欢我,我受点儿伤也没有什么的。”

  “不准……”

  李芸菲看着许妮和赵大郎甜蜜的样子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道:“这里还有小孩子呢?”提前教育似乎不太好。

  第二次的时候停留在了二郎的手里,这次许妮觉得是一次不错的机会,谁叫李芸菲刚才不放水呢,这次也别想让她放水。

  赵大郎也跟着奸笑了两下,赵二郎很无辜的看着他们,李芸菲一副离二郎很远的样子,意思是我跟你没有关系!好像害怕被牵连一般。

  二郎的眼神中微微有些受伤,怎么能这样呢?

  许妮和赵大郎商量一下,半天似乎拿定了主意。“二郎,你是选着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赵二郎看着李芸菲,似乎在征求李芸菲的意思,李芸菲淡淡的一笑道:“选着大冒险吧。”

  其实她就是喜欢看热闹,还真的没有维护二郎的意思,十分不地道的把赵二郎推进了火坑,二郎现在还傻得给李芸菲数钱呢。

  许妮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道:“二郎,既然你选择了大冒险,那么现在你要大声说三声你喜欢李芸菲,要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李芸菲囧了,好吧好吧,真的对不起二郎了,不过这大冒险却是有几分刺激,就怕二郎心里不高兴。

  赵二郎脸色有些黑红,他怎么能开的了口。不过既然是游戏自己可以,这是芸儿让他选的,是不是她早就知道,这个小妮子居然敢骗自己,不过他完结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好。

  起身向院子里走去,大声的说了三声。“李芸菲,我喜欢你……”

  李芸菲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万一这事让左邻右舍的知道了,还不笑话死她,都是她的罪过,玩什么不好,非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玩了几次都没有让李芸菲中枪,不过最后一次的时候终于轮到她了,似乎都是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了,这下她可是被整惨了,不过她是大肚婆也没有太过于整,就是一个人问一个问题。

  李芸菲选择的是真心话,他们问的问题很多。

  许妮的问题是:“你为什么选择二郎?啥时候喜欢的?”这个是为了报刚才的仇。

  赵大郎的问题是:“小菲,你为什么会做这么多的菜?你跟谁学的?”

  赵二郎的问题是:“芸儿,我们再多生几个孩子好不好?”

  赵二郎的问题是最劲爆,其实他一直想问就是不敢,现在终于来了机会,这丫头刚才还给自己设圈套呢,这都便宜她了,谁叫她是自己的宝贝呢?

  李芸菲忍不住瞪了二郎一眼,他这是问的什么问题,这样的事情私底下说就好了。

  二郎无辜的看了李芸菲一眼,刚才你不也是对我那样说。

  李芸菲也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一本正经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二郎,可能是因为他憨厚老实,我觉得这个人比较可靠吧,喜欢很久了,不过二郎对我很好,细心又体贴,我心也就很容易被感动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许妮,似乎再问这个答案满意吗?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

  许妮摇摇头,她真的很佩服李芸菲的勇气,能够把自己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

  二郎被李芸菲的话感动着,其实第一眼见到李芸菲的时候他便喜欢了,但是觉得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不敢去爱,但是那个时候的李芸菲似乎很清高,而且不是十分喜欢她,总是清清冷冷的看着。不过后来两个人成亲之后,经过洞房时的尴尬,反而更加喜欢失忆的李芸菲,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失忆的,但是对自己却是很好。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一长,这心里已经光剩下她一个人了,不管是谁敢伤害她都不行。

  别人都是相处的越久激情也就越淡,但是李芸菲和二郎不一样,他们是那种越久越激烈,好像永远都满足不了一般。

  李芸菲被二郎那柔情似水的眸子看的心花怒放,觉得不管时间如何变化,他们的感觉都没有变。

  李芸菲又想到第二个问题,对着赵大郎温柔笑笑道:“大哥,其实这个是因为我之前不是喜欢看书吗?书上都有记载,不过我后来失忆了不记得是哪本书里写的,但却记得那些菜的作法,而且我想应该是没有人做过的,菜也会更加的好吃,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呢,就跟现在的火锅是一样的。”

  赵大郎点点头,看来看书多也是有好处,他看了大宝和二丫一眼,示意他们要好好读书。

  大宝和二丫不明白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不过看着他们问的问题稀奇古怪到是真的很好玩。

  李芸菲看着大宝和二丫笑了笑:“你们两个小鬼以后要好好读书,记得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样文绉绉的话,还真的不适合大家听,他们不懂李芸菲说的是什么意思。

  李芸菲讪讪一笑,不过大宝和二丫点点头道:“这个夫子曾经给我们说过了,我们以后肯定要好好读书的。”

  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李芸菲却不想回答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会很不好意思的。“二郎,我现在能不能不回答?”

  “不行不行……你必须现在说,婶婶你不能耍无赖。”二丫也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小丫头,似乎也就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不过这倒是让李芸菲十分的喜欢。

  “二丫,我们好像没有带你玩吧?我怎么成耍无赖的了?”李芸菲看着二丫抛了媚眼,好像再试试能不能电晕二丫。

  二丫看着李芸菲忽然笑了起来:“婶婶,你讨好我也没有用,我看你还是好好的回答问题吧。”

  李芸菲觉得有几分挫败,好吧,她必须承认这个小鬼的道行提高了,本来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搞定的,谁知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搞定。

  “二郎,你真的想知道答案吗?其实很简单,我觉得一个孩子太过于孤单了,不过我又有些害怕,所以我还没有想好,而且我这肚子里不是还有一个吗?”李芸菲一本正经的说着,心里微微有些感伤,其实二郎的要求她都会答应的,只是她不想成为母猪。

  二郎心满意足了。“大哥、大嫂天色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家休息吧,要不然就冷了!”下起了逐客令。

  赵大郎和许妮也不是没有颜色的人,带着大宝和二丫便走了。

  二郎把李芸菲拥在怀里,不是抱不动了,而是怕伤着孩子了不好。

  “芸儿,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其实我一直不敢说,我想跟你要好多孩子,等我们老了,孩子们带着孩子们陪着我们两口子好不好?”赵二郎一本正经的说着,他真的羡慕儿孙满堂的那种。

  李芸菲没有生气,她刚才说的也都是真的并不是开玩笑。“二郎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们去睡觉好不好?”

  除夕夜就在真心话大冒险中度过了,直到他们老的时候都没有忘记今晚。

  赵孙氏跟着赵恩生一路去了帝都,她特意穿了件干净的新衣服,梳了一个比较好看的发型,看上去就不显得跟个土包子一般。

  宋末对赵孙氏的感觉一般,觉得这个婆娘不是特别的讨人喜欢,但是也不至于到别人讨厌的地步。

  赵恩生一路上跟赵孙氏介绍沿途的风景,跟她说起了自己征战的事情,赵孙氏兴致却不高,她对战事不是十分关心,就连假装应付都懒的应付。

  “恩生,你不要跟我说这样,我又听不懂,我想知道的是到了帝都我们住在什么地方?帝都大不大?”她想要见的就是秦晟,那个才是她亲儿子,她心里一直想要开口询问,却一直张不开口,怕万一不是就麻烦了,可是她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没有看错,明明是他扶着那个怀着身孕的贱人,而且还有说有笑,那个时候他还丢给自己一封休书。

  这些事情她没有办法忘记,就像是烙印一般深刻的存在她的记忆里。

  赵恩生的心情也淡了,自己说了那么多,她就算不想听,也应该配合自己一样,说声这些年你辛苦了之类,反而觉得自己那个儿媳妇说的好,她说伯父,这么多年因为有你们,我们才会过得那么安康。

  许妮也说,要不是有你们,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呢,这些都是你们的功劳,可是你们却要舍小家为大家。真是不容易。

  赵恩生觉得自己的辛苦有人认可的时候,心里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他需要的不是同情也不是可怜,更不是仰望,其实要的很简单,就是一句你辛苦了,或者是这些年来,我没有白等你。

  可是她呢,给自己说的是什么?好像自己说的都是鸟语一般。

  宋末看的出来赵恩生的情绪不是很高,他也微微的闭目养神,就当什么话都没有听到。

  赵孙氏见没有人理她,心里有些不乐意了。“恩生,你不是会所要跟我说说话的吗?怎么现在都不跟我说了,我就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糟糕吗?”

  赵恩生摇摇头道:“没有,我只是不知道应该给你说什么,帝都很大,我们有地方住,你无需担心。到了帝都一切听安排。”

  赵孙氏不喜欢赵恩生命令的口气,他凭什么命令自己,有什么资格这样跟自己说话,是你对不起我的好不好。我不跟你计较,你就应该却感谢天感谢地了,居然还傲娇的那么很。

  不过现在毕竟不是在家里,万一他生气了把自己扔在半路岂不是更加的麻烦,还是好好的跟他说话吧,“恩生,我就是想要知道,担心到了帝都迷路了,你跟我简单的介绍一下。”

  赵恩生看了赵孙氏一眼,觉得十分奇怪。“帝都很大,不过你不会迷路,你去哪里都有奴才陪着,你放心吧,丢不了,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你安静一会儿吧!”

  赵孙氏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吃瘪的时候,心里特别的不爽,但是也只有闭嘴的份。

  宋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腻腻歪歪的老婆子,她要不是将军的夫人,他早就想要提着给扔出去了。

  赵恩生觉得自己这次就不应该心软带她跟自己一起来,想到这里心里反而觉得更加的烦躁,不过有些规矩还是要说,这样的人要是带到宫里去,给自己丢了面子倒是没有什么,他不是一个那么讲究的人,就是怕她会因为自己的嘴而送命。

  赵孙氏也确实累了,没有多久便在车里睡着了。赵恩生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让她能够舒服一点。

  宋末随手点了赵孙氏的睡穴。

  “末,你这是?”赵恩生不明白宋末这是什么意思?

  宋末看着赵恩生一本正经道:“将军,我不知道你当初是看上她哪里?我真的觉得的你眼光有问题,还是她已经时间和年纪的问题变得这么的不可理喻,你心里觉得愧疚,想要弥补我都没有问题,但是这个人我真的觉得没有必要让她跟我们一起去帝都,你要知道郡主一直对秦的死耿耿于怀,很难保证她不会再搞出什么花样,而且你虽然一直不想跟她计较,但是她那个人不是你不想计较就能不计较的,不过世子那个孩子倒是很无辜,成了郡主报仇的工具。”

  赵恩生想到秦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个孩子跟自己很像,为什么会这样?同样他又想到了二郎,顿时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好像反而觉得事情更乱了,乱到他已经找不清了。

  郡主并不知道他成家的事情,赵孙氏也一直咬定二郎确实是他十月怀胎的孩子,她也不可能认识郡主,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觉得不管是哪一种都要调查清楚,他相信赵孙氏,但是不代表就不怀疑了,因为这太过于奇怪了。

  宋末看着赵恩生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想的入神了,不由的问道:“将军,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赵恩生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不管是或者不是,总要弄明白。“将军,你的意思是有人把孩子换了?不过应该不会,没有人知道你成亲的事情,更没有人可以把孩子给换掉,郡主不是这样的人,她虽然恨你,但是也不能把孩子留在这样的条件里。至于她就更加不可能了,她就是一村里老妪,更加不会知道郡主的身份,您就别胡思乱想了。”

  赵恩生等人到底帝都的时候距离过年还有一天左右。

  秦晟听说赵恩生回来的消息,体内的盅毒似乎跳的更加欢了,疼痛更加厉害了。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心口,看着一步步走来的装着玲珑绸缎的妇人,面色也有些苍白,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静宁郡主。

  她其实并不是那个罪大恶极的人,对自己儿子下盅毒是出于无奈,她也痛,不过她恨赵恩生,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守寡。晟儿用这么会受这么的伤害,伤害儿子的同时,其实她更痛,恨不得在自己的心上插上几刀。

  秦晟看着她,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是她亲生,为何要这么对自己,心疼的已经没有办法喘息了。

  “晟儿……”她想用手去搀扶,但是看着秦晟后退了一步,不让她碰触,那样的冷让她很难受。“别碰我,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不是希望我这样痛苦吗?你满意了吧……”

  “不是不是……晟儿。母妃我不想真的不想……我对不起你……”她还是爱着秦晟,就算再怎么恨赵恩生,秦晟都是她儿子,为什么她儿子要跟赵恩生长的那么像?为什么……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172章:年夜饭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