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农家小媳妇 极品太子爷 妙手小村医 妙手回春 美妙人妻 吹灯耕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197章:生病

   章节名:第197章:生病

  赵孙氏闹腾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不知道这幕后的主使者就是她。所以天天还装作一副好人的样子,要帮李芸菲带孩子。

  “娘,你的好心我心领了,我一个人能够忙的过来。对了,云表妹的事情娘有什么打算?她这样一直住在我们家里也不是办法,而且咱们家本来也就没有多大的地方,听说爹他快回来了,这事要是被爹知道估计不太好吧?”李芸菲假装是善意的提醒。虽然孙云跟二郎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她的心里依旧是不愉快。希望她们赶快从村里走了。

  孙云的娘亲倒是一个不错的长辈,她亲自带着孙云来家里道歉,并且说了很多的好话,她说这是不怪二郎,是她自己没有教好闺女。李芸菲知道孙云娘亲在家里的情况,同情是一方面,但是不代表她闺女就能得到什么特殊的待遇。

  赵孙氏是真的没有在意这个问题,不过李芸菲提醒的确实没有错,赵恩生这个人最不喜欢自己这样,如果一直留孙云母女在家里的话,估计也会是意见十分麻烦的事情,只是一下子要将她们打发走,貌似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菲啊,以前都是娘不好,娘现在才发现你才是我们家最好的儿媳妇,你人聪明,你帮娘想想这事到底应该怎么做最好不够呢?”赵孙氏又把问题推给了李芸菲。

  李芸菲心里不由的鄙视,得罪人的事情居然让她帮忙想办法,很显然是没有安好心的。不过她也不会帮忙的。

  “娘,这事我还真的没有主意,很不好意思,真的帮不了您,您自己想想吧,我哄豆包睡觉了。”做出了送客的意思。赵孙氏只好低头回去。

  赵二郎看着赵孙氏从自己家里出来,心里都会突然的咯噔一下,好像担心自己媳妇会出什么事情一般?他从来没有那么的讨厌一个人,讨厌到身体最深处。

  “你来我们家里做什么?”厌恶的看了赵孙氏一眼,声音也透着不耐烦。

  赵孙氏知道自己现在要是巴结二郎反而显得十分的假了,但是如果不巴结的话,自己想要点儿银子估计都不行。

  “二郎啊,这不是我忙都一直没有来看你吗?那个孙云死丫头的事情,你别放在心里,放心一切有娘在,娘会帮你摆平的。只不过呢,我最近手头上有些紧,能不能借给娘我十两银子,等你爹回来之后,我让他分文不少的还给你,你看怎么样?”赵孙氏的话音刚落,赵二郎进了院子,‘啪’的一声将门关上,幸好的赵孙氏没有跟上了,不然二郎突然关门的那一瞬间,肯定会碰到她的鼻梁。

  赵孙氏怎么也没有想到赵二郎会这样对她,心里微微有几分的难受,心里觉得特别的不爽。但是吵闹她已经没有了力气,更加上李芸菲刚才的那些话,她也学会了收敛一些,不然等到赵恩生回来之后,自己的日子就会更加的不好过了,所以从现在起,她就要好好的表现,拉拢人心。但是她这样明理一套暗地里又是另一套的作法已经完全的被人看的十分清楚了。

  他们两口子一起出面在铺子里,铺子的生意才微微的好转了一些,大家本来不相信这是传闻,所以纷纷都让李芸菲不要护着二郎。李芸菲有些无语,这里的民风倒是十分的开放,虽然算不上男女平等,但是也绝对不是事事都是男人说的算的。

  “哎,我以为是一品香油坊的掌柜的,做了苟且之事呢,原来是有人故意的挑拨离间,我刚开始就觉得纳闷了,人家两口子的感情只能有那么好了,而且生意也做的那么好,怎么可能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来都是误会。”

  “这事是真是假,咱们也说的不算,这事只有当事人心里清楚!”

  “这一品香油坊掌柜两口子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掌柜夫人人真的不错,心善、聪明,和蔼、大度!”

  一品香油坊再次出名了,生意也特别的好,比之前好好了很多,这次流言蜚语无意中给了他们一次机会,应该多谢那个帮忙闹绯闻的人,炒作成功,现在铺子的生意也都是特别的好。天天都忙个不停,家里榨油的工人也不少,他们本来只是一家小作坊,现在不光有了铺子,还给铺子供油。不管是双喜镇,就连别的地方一提起油坊,首先想到的就是双喜镇的一品香油坊,还有就是两家分店。

  李芸菲其实十分想去田地里看看莲藕长的怎么样了?距离怎么样?因为要在莲藕里穿插着种水稻。水稻还在催芽中,粪有发酵的很好了,本来说粪可能会不够的,但是李芸菲说那些干的豆饼也可以,于是就放在了一起,发酵的效果还不错,一点儿都不会觉得难闻。

  “小菲,要不上午我在家里哄豆包,你去田里看看我种的成不成?哪里不满意给我说,到时候我在改。”

  李芸菲点点头,换上胶鞋就出去了,她记得有句古话,这种不好庄稼是一季子,嫁不到好人是一辈子。

  一季子的庄稼关怀着会不会挨饿,而且水稻莲藕穿插也是她自己提出来的,肯定会有很多人以异样的眼光对待,不过她一点儿都不担心,只要庄稼好就成,不过这莲藕也要看看长的怎么样?莲藕会产下不少的肥料,正好可以给水稻供肥。这样貌似真的不错。

  “二郎媳妇,怎么你去田里干活了?你们家二郎呢?对了豆包谁给看着呢?”

  “王婶,我去田里看看,豆包有二郎看着呢。”李芸菲笑嘻嘻的说着。

  “你这傻闺女,这田里活交给男人干就好了,你一个婆娘家哪里能干这些粗活,二郎也真的让你来,等下看我这么说他!”王婶子心疼李芸菲,觉得二郎这样做不对。

  李芸菲忍不住笑了笑道:“这事还真的不是二郎的错,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对水田里的事情知道的多一些,所以我帮忙看看!”

  景阳和皇上其实都十分好奇赵恩生当初是怎么跟他夫人认识的?这一点儿其实是景阳心里的一个疑团?他明明比自己先成亲?因为是他的孩子先成亲的?那怎么能说他辞官是因为自己呢?

  赵恩生一直都没有说话,如果说喜欢,他这辈子也就喜欢过一个人,那份爱一直隐藏在心里,从来不敢说出来。至于赵孙氏那完全是一场意外。

  如果公平的说,他对赵孙氏的感情并不深,只是为了报恩她救了自己,还有一点儿就是自己想快点把景阳忘记,因为她是自己好兄弟的媳妇,自己没有权利也不应该去抢夺,赵孙氏人也不错,对他十分的照顾,他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也是那个时候决定辞官的。

  为了不让自己做出疯狂的动作,为了不让自己痛苦,早一点儿离开有啥不好?

  可如今事情全部变了,自己最好的兄弟为了救自己而死,自己最爱的人,本来应该是十分幸福,但是也因为这些事情变的不幸和痛苦。对自己有恩的人,自己辜负了她一生。对于孩子,他觉得自己十分的不称职。作为将军,他虽不是逃兵,但是他却容易感情用事,总结自己,就只能用失败来形容。

  “我有什么好说的,我这个人就那点儿事,你们不都知道了吗?就是我那次出任务,受伤了,她救了我一命,我觉得她人不错,心眼也好,对我也好,我当时也就没有考虑那么多,就跟她成亲了,不过我们成亲那时候都是他们村里的人,自己什么都没有,别人都说她是一朵鲜花插在了我这一坨牛粪上。”赵恩生想起之前的事情,还会开玩笑的说。

  景阳觉得赵恩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怎么在这件事上,他很随便。

  “那你什么都没有,嫂子的家人怎么会看上你的?你还带着一身的伤,不怕把自己闺女嫁给了坏人?”景阳捂嘴笑了起来。

  皇上看着赵恩生,半响才道:“该不会你先跟人家闺女发生了关系,霸王硬上弓,人家爹娘没有办法,你糟蹋了人家闺女的清白,不嫁给你怎么办?是不是这样?”

  赵恩生瞪了皇上一眼:“不是,那么猜的都不对,她的家人反对过,不过她坚持要嫁给我,说就算跟着我要饭也没有关系?那时候我特别的感动,希望能带着她过上好日子,可是我好像却食言了,好日子到没有过上,吃了很多的苦倒是真的,我本来打算补偿她,毕竟我们两口子那么多年,要说感情深,那完全是骗人的,要说没有感情,那也不可能,我心里存着愧疚。但是这事我却觉得现在性质变了,她整个人都变的让我十分的讨厌。所以她来帝都,住在府里,我就十分的不想回府。”

  虽然说这家丑不可外扬,他们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才会不得不发发牢骚,倒倒苦水。

  “赵大哥,你可不能这样,嫂子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也等了你那么多年,你要是有所表示,是不是不太好?而且你应该迁就她,尽量把这件事把好的方面想,她在乡下,肯定一时会有些做法你看不顺眼,但是时间一长就好了。”景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希望赵恩生跟他夫人关系好,如果说心里没有一点儿喜欢,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好多事情过去就回不去!

  皇上没有说话,赵恩生只是笑笑道:“或许是我想的太多了吧,算了不说我家里的事情了,咱们喝酒,好像很久都没能这样的有机会坐在一起好好的喝一杯了。”

  赵恩生喝的并不算多,但是毕竟年纪在那里了,所以没有几杯就有些醉了,看着景阳,他顿时发现自己是不是错过了很多,对于秦的死,除了抱歉,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在虐待自己,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就连宋末也是后来才知道,因为他恨自己毁了景阳的幸福。

  别看他天天神采奕奕,其实身体并不是很好,这些日子也是一直撑着,打算要给秦晟把盅毒给解了。

  这一喝酒不要紧,可能是喝的有些着急了,喉咙里有几分的血腥直直往嘴里涌。他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首先提出离席出恭,但是没有走几步,就受不了了,口里喷出了一口鲜血。

  “将军,您……”下人被赵恩生吓坏了,焦急慌乱的叫着。

  赵恩生示意他们闭嘴,这件事谁都不要说出去,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没事,这件事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听到了没有?如果这件事被别人知道,我拿你们试问。”

  “将军,可是你的身体,这件事关乎您自己的身体,你怎么能这样的糊弄自己呢?”奴才们都看不惯赵恩生这样的作法了。心疼他,他是百姓们心目中的偶像,战神!

  他们现在的安定的生活,都是因为有赵将军的存在,他的声誉很好!

  “表哥,你说赵大哥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景阳观察的十分仔细,之前的赵恩生并不是会这样主动离席的,出恭也不过是个借口。

  皇上见赵恩生一直不归,便派下人会看看。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赵将军突然吐了一口鲜血,然后就晕倒了!”

  景阳吓了一跳:“快点宣太医!”

  宋末今天收到了李芸菲的信,信里的内容十分的有意思,他拿去给张野看了之后,张野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他觉得这事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近亲成亲是避免不了的,尤其是大的家族,只是他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危害。

  他立马就写了一个奏章准备递交给皇上。

  现在他和宋末、赵恩生的关系十分的好,几个人常常在一起喝酒聊天,今个正好有空打算聚聚,但是听说赵恩生去了景阳郡主那里,宋末不由的担心起来,不是担心景阳下毒手,而是担心赵恩生会难受,见到自己喜欢的人,还有就是自己兄弟之前生活的地方,他心情会崩溃的。

  “微臣、草民参见皇上、郡主!”张野和宋末恭敬的行礼,唯一觉得奇怪的就是怎么没有看到赵恩生。

  “你们怎么来了?”景阳跟他们不是十分的熟悉,所以才会如此的好奇。

  宋末心里担心赵恩生,忍不住道:“郡主,我是来找我们家将军的,刚刚收到一封家书,准备给他送来,样子看上去十分的焦急,听府里的下人们说将军来郡主这里了,草民也就过来了。”

  “宋军师,你太妄自菲薄了,恩生的身体是不是很不好?他在屋里,现在太医正在救治,你别太担心了,就是担心不是也一样没有多大的用吗?”

  “你说什么?他怎么了?什么时候病倒的?你告诉我?”宋末也不顾忌身份,他直接用发吼的声音质问着。

  “末,你怎么了?”张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宋末,他焦急的样子貌似有些不对劲。

  宋末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他在哪里?我去救他!”

  皇上心里担心赵恩生的身体,不过宋末说能救,自然最好不够,他们一起进了屋里,太医把了大半天的脉也没有找到吐血的原因,急火攻心貌似也不对。

  正愁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就看到皇上进来了,他们吓得要命,都知道这赵将军在皇上心里的地位不一般,而且刚才看着郡主着急的样子,想必他们的关系都很好,不管是谁他都得罪不起。

  宋末从衣服里掏出了一瓶药,倒出一颗药丸,喂到赵恩生的嘴里,让他咽下去。

  太医都看的愣住了。“能不能问一下,将军得的是什么病?为什么我们都查不出来?宋军师,你就告诉我们吧,要不我们拜你为师。”

  宋末看了那群太医一眼:“我不会医术,这些药是别人给的,将军的身体不适很好。需要药物维持。至于什么病恕我不方便透露。”

  赵恩生吃了药丸,没有过太久的时间就醒来过来,他看着这里并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眉头微微的一皱,难道自己的病情他们都知道了?

  赵恩生朝外面转身,看着屋里有那么多的人。“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不然你们一个个的都眼睛发直的盯着我看?”

  “赵大哥,你的身体不好,要好好的调养才成。你身体怎么脆弱成这样了?”景阳担心的问着。

  赵恩生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景阳,我能有什么事情,就是最近事情太多了,身体有些吃不消,可能是年纪大了,岁月不饶人啊。”

  宋末知道赵恩生的心事,他不说一直压在心里,会多么的痛苦。“恩生,你别再瞒着大家了行不行?你的身体的情况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你不就是怕她知道了心里难受吗?但是你一直默默的付出是为了什么?你……”宋末看不下去了,所以他一直对赵孙氏都不是十分的喜欢,因为他觉得只有景阳郡主这样的婆娘才能配得上将军,而且将军默默的为她付出了多少?

  “末,你别说了,这事我回去之后给你说。对了二郎他们又给我寄信了没有?小菲那丫头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主意?他们家建新房了吗?”赵恩生故意的转移话题,把不想让宋末揪着刚才的话题不放。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197章:生病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