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农家小媳妇 极品太子爷 妙手小村医 妙手回春 美妙人妻 吹灯耕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228章:可以原谅吗?

   章节名:第228章:可以原谅吗?

  赵二郎根本就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明明记得刚才跟李富贵一起喝酒,后来呢?

  如烟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盈着泪水,一副委屈的样子,让人我见犹怜。

  可是赵二郎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果现在有一把刀,他恨不得插在自己的胸口,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猪狗不如的事情。他现在都不敢去想李芸菲,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她?

  此刻他恨死了这个叫做如烟的姑娘,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跟自己在一起?为什么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如烟见二郎不说话,好像根本就是当她不存在,她心里恼火极了,哪里有这样的人,想她如烟在整个双喜镇,谁不知道她,多少男人想要爬上她的床,可是他呢?这是什么态度?

  “赵爷,奴家应该是您的人,您可不能不要人家,人家的初夜都给您。”如烟娇羞的样子,宛如盛开的莲花,粉嫩白嫩。

  赵二郎脑子一下子全蒙了,她的初夜……他不经意看到床上那么耀眼的血红,心宛如被锋利的刀柄割了一刀,仿佛置身于冰窟,怎么会这样?

  “如烟姑娘,我是有家室的人,我有媳妇,她人很多,我能有今天全部都是因为她?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只能对你说抱歉,我知道一个清白对于一个姑娘家来说很重要,可是我……我没有办法对你负责任,我……”赵二郎知道自己说这些话很残忍,但是他必须说,他承认自己这样做很自私,但是他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如烟看了赵二郎一眼,深情似水的眸子盯着他。“赵爷,你爱你的媳妇,可是您想过我吗?我在翠红楼是卖艺不卖身的,而且我的清白就这样被毁了,你觉得我在这翠红楼里还有活路吗?你就不能大发慈悲吗?而且这事是你强上我,想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是你的对手,你要是真不想负责任,我就只能把你告上衙门,说你作奸犯科,我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个黄花闺女,你……”

  赵二郎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如烟姑娘,你非要这样逼我吗?我知道是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不会娶你过门,我不会伤害我的媳妇,她是我的唯一,我这颗心里都是她,你懂不懂?你还很年轻,还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比我有钱,比我好的,都大有人在,何苦扯着我不放?对于你的清白,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啥事?”

  如烟没有想到二郎会狡辩的如此彻底,说句实话,她根本不喜欢二郎,她想要的不过就是得到他,越是痴情的男人,她越是喜欢,但是像赵二郎这样的,她却想要毁灭,为什么她得不到,为什么还能让他继续幸福,这根本不可能,她要毁了他的幸福,让他心甘情愿的回到自己的身边。

  赵二郎看着外面的天色越发的暗了,他的心里反而更加的没有底了。

  想着李芸菲一个人带着豆包,此刻不知道在干什么?一定做好了饭菜在等自己回家,她心里一定是急坏了,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

  “你想怎么样才会放我走?”赵二郎平静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如烟摇摇头道:“我喜欢你,不想让你走成不成?你说你不能娶我,我可以不要名分,你说你心里有你的媳妇,那你就跟你媳妇过,我只要你心里一个小角落里有我成不?你知道吗?我虽是青楼女子,但是我跟那些人不一样,你知道我的初夜直多少钱吗?”

  赵二郎摇摇头,如果可以用钱解决是最好,如果用银子解决不了那才是最烦人的?

  “你想要多少银子?”

  “我不要银子,我要的是你对我的爱!”如烟死乞白赖扑在赵二郎的怀里不放手。

  “如烟姑娘请你自重,男女有别。”赵二郎推开如烟的身体,自己往后面推了一步。

  如烟突然大笑了起来:“赵爷,怎么你嫌我脏?现在说什么男女有别,你刚才对我用强的时候这么没有想到这些?你还好意思说了?”

  赵二郎被如烟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此刻就只想离开,这里的一切都让他万分的厌恶。

  李芸菲一直等二郎回来,可是他一直没有回来,李芸菲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小馨二郎回来了吗?

  小馨摇摇头,李芸菲的脸色刹那间便的煞白,一点儿血色都没有,她觉得自己脚已经全部木掉了,一步路都走不动,心疼的蔓延全身,她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本来她想着等二郎回来之后,她可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他想告诉自己,自己就听什么,可是他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是什么意思?本来她不想胡思乱想的,但是此刻已经由不得她不去想了?再多的相信,也有猜测的时候,知道二郎很爱很爱她,不然她此刻怎么会又是那么的痛苦?

  小馨被李芸菲的神色吓到了。“阿姐,你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啥事了?你中午的时候就发现你不对劲了,现在更加不对劲了,有啥事你就不能说嘛?非要锁在自己心里,让自己一个人痛苦吗?你这样做傻不傻啊?”

  李芸菲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跟小馨说,她都已经绝望了,本来打算跟二郎在一起好好过日子,那些美好的蓝图都已经在脑海里构思的清楚了。

  “小馨,我真的没事,有些事情你以后会知道的,豆包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出去有点儿事。”李芸菲觉得如果自己不过去看看,这样猜忌下午米有办法活,如果什么事情都没有最好不够,要是有了什么事情,她宁愿自己是第一个知道,也不要被人蒙在鼓里。

  小馨怎么能放心的下。“阿姐,这天都这么晚了,你干啥去?要不你找人跟你一起去,你一个人我哪能放心啊?阿姐,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不想你一个人去面对,咱们是一家人,有啥事不能说的?你要是有事了,我们怎么办?”

  李芸菲摇摇头。“小馨,我不会有事,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的活着,我的豆包还那么小,我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她?我一个人不会有事的。”

  李芸菲不停小馨的话,大步走着,她的心里苦涩的要命。

  赵二郎跟如烟说了半天,最终如烟还是让二郎走了,二郎也答应如烟会想办法帮她赎身,让她过着普通百姓的生活,到时候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嫁了就好了。

  如烟也同意了,她让赵二郎走了。

  赵二郎的心里愧疚很多,不光是对李芸菲还有就是对如烟的。

  “如烟姑娘谢谢你,我想像你这么善良的姑娘,以后一定会幸福的!”赵二郎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如烟看着赵二郎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笑了道:“真是个笨蛋,傻得要命,根本不知道这本身就是一个陷阱,就等着他往里跳。”

  “如烟,你怎么能这样对赵爷,原来那一切都是假的,我想你怎么还有初夜,我记得你初夜不就是老早就被拍卖了吗?你真是会装,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人,他是那么憨厚老实的人。”

  “青儿,你不会认真了吧?像他那样的男人,心里只有他媳妇?你觉得他会喜欢你,会感恩你?还是会帮你赎身,跟你在一起?你别傻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你懂不懂?男人的话能信吗?他今天可以对你笑,明个就可以把你如同垃圾扔掉,嫌弃你是多余的?难道你真的有心?我这样对他还不是出于我的本意,而是我答应别人了,必须要这样做,怪就怪他得罪了人。”

  如烟的话,让青儿害怕,她没有想到如烟变的如此狠毒。“如烟,你答应我别伤害他成不?他人很好,真的!”

  青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心里那么的痛苦,自己刚才看着他面如死灰的样子,自己的心别提有多么疼。明明他根本不爱自己,就连一个笑容都不舍得给自己,甚至自己一靠近,他便会把自己推开,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还是会有他呢?为什么满满的都是他呢?

  “青儿,你醒醒吧,别傻了成不?不是我伤害不伤害他的问题,是他自己到底想怎么样?要不我让你们在一起?让他娶你!”如烟跟青儿是一对好姐妹,但是她答应别人帮忙毁了二郎,不管二郎多么好她都会毁掉,为了银子。但是看着青儿如此不舍的样子,她倒想成全,可是赵二郎那样的人根本就不会爱上其他姑娘。

  青儿摇摇头。“如烟,我知道你有自己的难处,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好人,痴情的好男人。我喜欢他,但是并不想要得到他,我希望他可以很幸福跟他媳妇在一起。说实在话,我起初的时候很讨厌他那样对我,同样我又喜欢他,我嫉妒他媳妇可以拥有这么一个好男人,这么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如果能有机会见到就好了!”

  赵二郎一路上想了很多,他心里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李芸菲,很多声音,有的要有的不要,有的说你告诉了,那么你们就不能在一起了,你能接受的了吗?

  你不告诉她,她就会不知道吗?纸能包的住吗?总有一天会败露的,到哪个时候还有挽回的机会吗?

  李芸菲走在路上,路上很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其实从小到大她这个人就怕黑,而且什么晚上从来不敢一个人出来,但是此刻她很勇敢,同样她也在害怕,可是心里的痛远比害怕要强烈的多。

  一个人急匆匆的往家里赶,一个人急匆匆的往集镇上赶,一个焦急万分,一个自责难过。

  李芸菲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觉得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她停了下来,休息了片刻之后继续向前。

  赵二郎走着走着,看到一个人影,他本来不想过问的,但是他正好要经过那。

  李芸菲也看到了人影,她忍不住说道:“有人吗?”

  赵二郎的心一下子揪紧了,这声音是他的芸儿,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是来找自己的对吗?他多么想去抱抱她,可是他又觉得自己好脏。

  李芸菲没有听到回答,她又问了一句:“有人吗?有的话就跟我说句话行不?我挺怕黑的,可是我现在没有力气走了,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走回家了,我好害怕,可是我相公他还没有回来,我好担心他,不知道他中午饭吃了没有?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危险?”

  她好像再找一个倾诉的对象,好像又是在自言自语。

  赵二郎不知道李芸菲怕黑,只知道晚上她基本上就呆在屋里,哪里都不去,以前自己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总算知道了。她个傻丫头怕黑还出来找自己,真傻!

  他一步步的靠近李芸菲,再也顾不得其他。“芸儿,我的芸儿……我是二郎!”

  李芸菲一时间懵了,什么他是二郎,“二郎,你去哪里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我好担心你知不知道?你刚才为什么不理我?”

  她忘记了所有的猜疑,她此刻就像个无助的孩子,只想着能够跟她在一起,至于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赵二郎和李芸菲紧紧的抱在一起,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就抱着对方,紧紧的,似乎希望把彼此揉进血液里,从此再也不会分开了。

  “芸儿,对不起……”赵二郎心里很痛苦,他不知道怎么能挽回自己犯下的错误。

  李芸菲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要他坦诚,说什么自己都相信他,但并不是会原谅。“二郎,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赵二郎却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芸儿,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欺骗你,你会怎么做?”

  李芸菲看着二郎的眼睛道:“二郎,你会欺骗我吗?我们之前用得了欺骗吗?有啥事你直接说吧,不用拐弯抹角,我看的出来你心里有事?”她此刻格外的平静,其实内心深处早已是血肉模糊,但她却伪装坚强!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228章:可以原谅吗?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