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农家小媳妇 极品太子爷 妙手小村医 妙手回春 美妙人妻 吹灯耕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番外:对不起,我错了

  赵二郎听着赵孙氏的话,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是自己娘亲?明明这就是自己渴望听到的答案,可是为什么心仿佛被锋利的匕首刺了一刀,自己明明最恨的人就是她,她对自己百般苛刻、万般刁难,对芸儿也不好,可是为什么在这一刻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却受不了呢。

  赵孙氏看着赵二郎激动的样子,心痛直达心底,她对这个孩子从来没有一丁点的关心,甚至找人想杀人灭口。像自己心肠恶毒的婆娘,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二郎,对不起。我知道我连说对不起都没有资格,我知道你一定恨透了我,是我们造成了你们母子的分离,你现在去找景阳郡主,把所有的事情跟她说,这样你们母子就会相认了!”赵孙氏催促着赵二郎。

  赵二郎站在原地被赵孙氏推的有几分踉跄。他无奈的一笑道:“你就这么着急把我脱手送人?我就这样不着你喜欢?我无论做什么你都不会喜欢是不是?因为你恨我对吗?可是你为什么不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掐死我,而要把我抚养长大?你如果当初再狠心一点儿,是不是就会不一样?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

  赵孙氏的脸色煞白,“二郎,我对不起你,我当时怀着身孕,收到了他的休书,你知道我当时简直就是万念俱灰,我不明白我哪里做错了,他一走就是几个月不会来,或者就是半年,我都愿意等他,每次他回来的时候,我都特别的开心,而且我看的出来他对我的心意并不是假的,可是为什么我的等待换来的是一纸休书,我不甘心,你懂不懂?”

  赵恩生本来想冲进去质问,可是却被李芸菲拉住了,“将军,让他们母子好好的把心结打开吧,其实你不觉得恨是由爱而生吗?如果没有爱哪里会有恨?”

  赵恩生看着李芸菲淡淡的点点头,他承认这些没有错,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这事应该怪谁呢?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呢?

  李芸菲其实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中间貌似比她当初想的要复杂很多。

  赵恩生听到了休书的事情,他忍不住面色发白,当初是没有办法。如果可以选择,他也不想这样做,可是谁会给他机会呢?

  “将军,我觉得这件事要说清楚,你必须也进去,你别责怪她,我觉得这里的误会太多,你爱过赵孙氏吗?你觉得你是一个称职的相公吗?我知道你会说你有很多的难处,可是那些都不过是借口,若你爱她,你又这么狠心将她抛下,如果你说你是为了保护她,你在她身边岂不是更好的保护?”李芸菲从来不觉得赵恩生是一个好相公,也许他是一个很好的将军,但是其他方面做得就未必很好。

  赵恩生没有想到李芸菲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他必须承认,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相公,对于赵孙氏,要说一丁点儿爱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说爱的死去活来也是不可能的。

  赵二郎和赵孙氏没有想到李芸菲和赵恩生也会进来。

  “赵孙氏,是我对不起你。我向你隐瞒了我的身份,我的一切。你救了我,我觉得你是一个好姑娘,我本来想着就那样跟你在乡下过一辈子,我以为那样我就会把景阳忘记了。我当初离开帝都,就是因为她要嫁做人妇,我承认我心里那个时候忘记不了,可是你、你的家人对我很好,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没有过那种温暖,你给了我,我心里感激,我看的出来你喜欢我,那个时候我确实是有了私心,我想或许娶了你我便可以忘记她。”

  赵恩生十分的坦白,他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全部都说了出来。

  赵孙氏淡淡的看了赵恩生一眼:“你把我当成她的替身是不是?你心里根本就忘不掉是不是?要不然你怎么……”

  赵恩生摇摇头道:“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时间久了,我确实把她忘记了,你还记得那个时候你刚刚生下我们第一个孩子吗?你当时害怕的要死,我给你找郎中,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被人找到了,我没有办法照顾你太久,你以为我嫌弃是女娃,所以你对第一个孩子不亲是不是?”

  赵孙氏没有想到他都知道,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你说的没有错,我刚刚生完孩子,你就要走,而且我哭着求你留下来,你却说让我等你,我问你干什么去那么着急,你却说等我回来告诉你!我等你多久你知道吗?又是半年。你是会给我寄信,每当我等到书信,我都激动的要命,可是我却不能给你回信,只能收,你知道那样的滋味吗?”

  李芸菲在一旁听着,忍不住也落了泪,她对赵孙氏并不是同情,反而觉得一个巴掌拍不响,果然就是这样。赵恩生这样不清不白的就走了,作为一个才生完孩子的婆娘来说,根本就接受不了。

  赵恩生没有想过这些。“对不起,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根本不想让我走,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又是那样的温柔,我承认我慢慢的喜欢你,我想安定下来,可是你知道我的身份,我那个时候不愿意告诉你,是因为我的仇家不少,怕你和你的家人受到伤害,而且我不能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心情好吗?”

  赵孙氏却笑了。“恩生,你爱过我吗?喜欢过我吗?我在你的心里有地位吗?你恨我吗?恨我做的这一切吗?”

  赵恩生不明白赵孙氏这话是啥意思,“我喜欢过你,你温柔大度,对我很好,我心里存着感激,你为我生儿育女,我谢谢你。我的心里有你真的。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是我!我也恨过你,我发现你变得不可理喻的时候,发现你对景阳下药的时候,发现你对二郎不好的时候,我都在想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变得让我陌生而又心冷。”

  赵孙氏没有说话,她现在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二郎,对于景阳她从来不会觉得抱歉,是因为她抢走了自己的男人。

  赵二郎看着赵恩生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也不配做相公和爹,你给了她一纸休书,不管她的死活,她带着一群孩子,怎么改嫁?你作为爹,你问过自己的孩子的好坏吗?你作为爹,你儿子被人揍的时候,你在哪里?你作为爹,你付过责任吗?我们过着苦日子的时候你在哪里?我们吃不饱饭的时候你在哪里?她是不好,但是她把我们养大了,你呢?你有什么资格责备她?你给过一文铜板吗?”

  赵孙氏没有想到赵二郎会帮她说话。赵恩生被赵二郎的质问说不出话来,他确实不够资格。

  “我……”

  “那些不是他的错,是因为我,你们才会分离,因为我恨他,我以为是他害死我的郡马爷,我就不停的找他麻烦,甚至还给我儿子下盅毒杀他灭口,他对我很照顾,我却恨他。他是为了保护你们,不被我伤害,才会给你一纸休书。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派到敌国做密探,你们才会分离,你对我不好我不怪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把孩子换了?”景阳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皇上也听到了。

  赵孙氏不想在说什么了,其实她对赵恩生已经死心了,她对不起的是两个孩子,一个是二郎一个是她自己的亲生儿子。

  秦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他一直觉得赵孙氏人很好,做各种好吃的给他吃,没有想到她就是自己的亲娘。

  景阳郡主对他很好,这些年来对他的要求虽然严格,但是骨子里确实十分的疼爱,尤其是这段时间以来,他觉得自己很幸福。

  盅毒的事情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怪过景阳,甚至没有办法接受,觉得她就是用这样的东西来控制自己,后来他不会这样想了。

  他第一次见到赵二郎的时候,确实就有过怀疑,他也曾担心过自己的地位什么的会不会被抢走,母妃会不会不要自己了,今天当这一切都要被揭开的时候,他心里反而觉得舒服多了。好像是一个心结终于算是打开了,不管自己的盅毒能不能解开都无憾了。

  赵二郎看着景阳郡主,忍不住道:“你何必再去质问她,我以为她对我不好,你对秦晟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给自己儿子下盅毒你的心真狠!”

  景阳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被自己儿子这样说,她有些站立不稳了。

  李芸菲忍不住拉了二郎一把,秦晟扶着景阳郡主,看着二郎道:“你根本就不了解她,你干嘛要这样说她,我根本就不怪她,而且她根本就不会伤害我,在她心里我是她儿子,你娘是这样吗?她明明就是虐待你,报复你,把那些莫须有的东西放在你身上,让你背负,你为什么还要为她说好话?”

  李芸菲忍不住白了一眼。她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道:“虽然我是个外人,但是我也看的出来你们都心疼自己的娘亲,不管对也好,错也罢,你们都认识到了,只要不继续错下去就成了,我觉得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应该先给秦晟把盅毒解开。你们上一辈人的误会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赵二郎忍不住握紧了李芸菲的手道:“你怎么是外人了,你是我媳妇。”

  李芸菲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人这是现在这个时候了,还在强调这事。

  景阳看着秦晟,她自责不已,如果不是自己当初那么自私,哪里会有这些事情发生,“晟儿是我对不起你!”

  “母妃,我是你孩儿,难道你不想要孩儿了吗?”

  “怎么会不要!”

  赵二郎对景阳郡主没有办法恨也没有办法爱,她是自己亲生娘亲没有错,可是自己觉得她跟自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要不然今天偶然遇到了,可能永远都不会相见吧。

  “芸儿,我们回去吧,不然豆包该着急了!”赵二郎心里很难受,可是这里有那么多的人,他却只想做个乌龟把自己缩进壳里,这里的事情一切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李芸菲明白赵二郎的心情,让谁都在短时间之内接受不了这一切。

  赵孙氏却不想赵二郎这么快就走了,景阳郡主也是一样。“二郎,你能不能留下来?小菲过去是我不对,我总是刁难你,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成不?你跟二郎留下来成不?等秦晟的盅毒解开了,我就离开,绝对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成不?你们别走成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赵孙氏哭着拉着李芸菲和赵二郎,赵二郎心里压抑的很难受,李芸菲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不过她拉起了赵孙氏,忍不住淡淡的张口:“我们先回去,明个在回来,豆包还小,离不开我们俩。”

  景阳郡主看的出来,二郎对她不喜欢,她也看的出来她儿子对儿媳妇很重视,那自己就只好讨好儿媳了。

  “那不如你们把豆包接来,你们要是忙我们帮忙照顾孩子行不?”她眼里充满了期待,这辈子什么都拥有了,还没有做过祖母,没有过孙女,听说是个女孩,她并没有排斥。

  李芸菲点点头,她拉了一把赵二郎的手。

  “二郎,那边有小馨照顾豆包,你也别太担心了。要不我们就在这边等着秦晟盅毒解开了再走也不迟,你不是说这次回来,打算多住些日子吗?你看现在大家好不容易都聚在一起了,而且从今之后你有两个娘亲疼爱了多好啊,别人想有还没有呢。”李芸菲的话把大家都给逗笑了。

  秦晟却不愿意解开盅毒了,心头血,他明白是意味着什么。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娘,虽然她做过很多的错事,但是血脉相连,他怎么可以让她为自己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赵孙氏看的出来秦晟犹豫了,她心里顿时一暖,不过她会说服秦晟的,自己罪孽深重,早就得到报应,如果临死之前能做一件好事,也算的上是功德一件,如果有幸没有死,她打算皈依佛门,从此不问世间事。为孩子们祈祷,为自己赎罪。

  “我不解盅毒……”秦晟的话音刚落下来,就见到赵孙氏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匕首闪着耀眼的光芒,“放下,你这是干什么啊?”赵恩生突然间紧张了起来。

  “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你别伤害自己!”

  “娘,你别想不开,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你把匕首拿开!”

  赵孙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晟。秦晟忍不住道:“你这是干什么?你想让我认你就说是了,干嘛要伤害自己,我没有你这样的娘!”

  景阳没有想到赵孙氏会这样做。“大嫂,你别这样,你听我说,我跟生哥只是兄妹,他是你的,我不会跟你抢,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了,干嘛要伤害自己,你这不是成心让晟儿着急吗?他心里已经认你了,你这又是何苦呢?事情都过去了,是我的错,你干嘛要这样想不开呢?”

  赵孙氏摇摇头道:“不不不……不是你的错,晟儿你答应我一件事,你们所有人都答应我,我就放开,不然我就……”

  “我答应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说吧,我们答应……”

  赵孙氏突然笑了。“你答应我解开盅毒,必须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秦晟突然觉得赵孙氏真的特别狠,不光对她自己,而且对自己也狠。他突然落泪了。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娘,我答应你!”

  赵孙氏把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刺眼的红光是那么疼痛。

  “不……不……”

  “为什么……我都答应你了,为什么要这样……”

  “赶快解盅毒……”李芸菲现在终于明白其实母爱就是这样,她怕秦晟反悔了,希望改邪归正的赵孙氏能够活下来。

  洛神医也在,这些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困难,幸好赵孙氏没有插歪了,不然估计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了!

  秦晟的盅毒解开之后,他根本就顾不上休息,一直守在赵孙氏的身边,好似害怕自己一松手她就会离开了。

  赵二郎从屋里走了出来,正好跟景阳郡主碰个正着,他从赵孙氏的事情,突然担心景阳郡主会不会也来这么一出,他害怕了,所以忍不住道:“您累不累?要不我送你回房休息,那里有洛神医在,您就别担心了!”

  景阳郡主没有想到二郎会这样心平气和的跟自己说话。“二郎,对不起,我……”

  “这事不怪您,之前我说的那些话是因为在气头上,您别往心里搁。”赵二郎忍不住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着。

  李芸菲看着赵二郎跟景阳郡主说说笑笑的,心里顿时就放心多了,只是现在二郎是郡主的儿子了,他和自己的世界还能一样吗?可能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庸人自扰,二郎会在这里生活放弃他们曾经拥有的一切,还是继续过去的生活,自己呢?

  ------题外话------

  关于结局里没有说清楚的,会先在番外里补充,关于赵蕊心和石磊等人的番外也会继续,亲们要继续支持哈,等小汐考完试,会陆续更新,尽请期待!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番外:对不起,我错了
肉文小说